欢迎来到文学网!

散文诗 时间:2020-09-10 09:30:17

自从认识到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我貌似好久没有像今天一样怒了,可我实在不能得寸进尺的冒犯一个疯子,所以发彪后我决定隐身逃遁,让他无处发彪!只是明天的颁奖典礼我便在劫难逃... ...的确生活无处可逃啊!
我不是落地生根的种子,我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公式;我,不可预知,不可操作,不允许受制于人.无论如何,哪怕在生活的围追堵截里,我只能茫无目的地不停逃跑,我还是要坚持自我!
想必没有人会接受这样的人吧?想必也没有人会坚持这样的生活吧?那活着是为什么呢?
要自愿做命运手里等待雕刻的大理石吗?或者是河沟里没有棱角的鹅卵石呢?我鄙夷所有石材和没有思想的石蛋!可是我要面对的就是我要做什么...在我没搞清楚之前,我必须逃!!!我恐惧所有的石材变成一律面无表情的别人,毫无规律的石块变成一样光滑的圆蛋,那样我会被异样的目光杀死...
我渴望远行,我不会通过河沟或者脚力,总之我需要一次飞逃,越远越好的飞逃,然后我会埋在远方的地下,或者就躺在一堆肮脏的茅坑石里,决不让刻刀近身,让河水带走。我要完美的遁逃,毫无痕迹的在刻刀和流水面前消失!!!
等待千年,当铁锹挖出我的骸骨-一具珍贵的化石,那时刻刀已经不是刻刀,流水也已干涸,石像风化破碎,圆蛋变成死灰,只有我死里逃生!!!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