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网!

《薤露行》原文、翻译及赏析

汉赋名家 时间:2020-08-20 09:32:37

薤露行[1]

惟汉廿二世[2],所任诚不良 。沐猴而冠带,知小而谋疆。

犹豫不敢断,因狩执君王。白虹为贯日[3],己亦先受殃。

贼臣持国柄,杀主灭宇京。荡覆帝基业[4],宗庙以燔丧[5]。

播越西迁移[6],号泣而且行。瞻彼洛城郭[7],微子为哀伤。

【注解】

[1]薤(xiè)露:薤叶上的露水。

[2]廿(niàn)二世:即二十二史。

[3]白虹贯日:古人常以之为君王蒙难或精诚感天的天象。

[4]荡覆:动摇颠覆。

[5]燔(fán)丧:烧毁。

[6]播越:逃亡,流离失所。

[7]城郭:城墙。

【译文】

第二十二代汉皇太闇弱,任用不称职者铸成大错。何进是猕猴戴上了帽子,少知识却想弄出大计策。优柔寡断没有办事本领,以致使帝家受难遭胁迫。"白虹贯日"昭示有王被杀,他自己则事先吃了恶果。后来贼董卓窃取了朝政,杀了国主且把京城劫夺。好端端的帝业竟被搞垮,汉家社稷毁于罪恶战火。王室和百姓向西方逃亡,一路走一路哭百倍凄恻。抬起头来远望洛陽城郭,我就是那微子伤心泪落。

【鉴赏】

这首《薤露行》写了汉末董卓之乱的前因后果,读来如浏览一幅汉末的历史画卷,公元189年(中平六年),汉灵帝死,太子刘辩即位,灵帝之后何太后临朝,宦官张让、段珪等把持朝政,何太后之兄、大将军何进谋诛宦官,密召凉州军阀董卓进京,以期铲除宦官势力,收回政柄,谋泄,何进被宦官张让等所杀,张让又劫持少帝和陈留王奔小平津,后被率兵进京的董卓劫还。董卓在这次进军京城中窃取国家大权,旋废少帝为弘农王,不久又将其杀死,立陈留王刘协为帝,即为汉献帝。于是关东各州郡的兵马起而讨伐董卓,社会陷入了军阀混战的局面,董卓放火烧毁了京城洛陽,挟持献帝西迁长安。

曹操的诗就写了这个历史过程。汉代自高祖刘邦建国到灵帝刘弘是二十二世,诗中举其成数,故云"二十世",一说应作"廿二世"。曹操对何进的讥刺甚烈,以为他本是个徒有其表的人就像猕猴戴帽穿衣,硬充人样,然终不成其为人。何进智小而图谋大事,自然就落得身败名裂的下场,他作事犹豫不决,致令少帝被劫。"狩"是指古代帝王出外巡视,而古代史书上遵守"为尊者讳"的原则往往以天子出逃或被掳为"狩",这里就是招少帝奔小平津事。"白日贯虹"是一种天象,指太陽中有一道白气穿过,古人以为这是上天预示给人间的凶兆,往往应验在君王身上。这里是指弘农王少帝于公元190年(初平元年)正月被董卓杀戮之事,何进也遭到杀身之祸。诗的前八句以何进为主线而回顾了汉末的历史,曹操以为何进胸无谋略,优柔寡断,虽欲铲除宦官,反而误国殃民,身罹其害,造成了君王被持,汉祚覆坠的局面。这八句中不仅是对历史的记录,而且有曹操个人对此的鲜明观点,直抵一篇史论。"贼臣持国柄"以下便转到董卓之乱。董卓乘着混乱之际操持国家大权,自封为太尉,续进为相国,随之逼宫杀帝,焚烧洛陽,汉朝四百年的帝业由此倾覆,帝王的宗庙也在烈火中焚毁.献帝被迫西迁长安,长途跋涉,被裹胁一同迁徙的百姓哭声不止,一片凄惨景象。这六句将董卓给国家与人民带来的灾害揭露无人遗,因而曹操在结句中说:我瞻望着洛陽城内的惨状,就像当年微子面对着殷墟而悲伤不已。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