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网!

菱花镜

哲理散文 时间:2020-09-10 09:30:51

清晨呵手拭晓妆,有些冷,有些寒。

万里无云,甚至没有一丝光。

目尽处,一片惨白,明晃晃的映在心头。

人生至幸,莫如归人二字。天涯海角,心底终究有个念想。

至少,飘零有所依。举目处,有一个方向,属于自己。

那是属于心的征途。重要的不是沿路上的风景,以及看风景的心情。而是,终点处有人在等你。

我想她有过这样的经历,尽管最后还是失去了。悲壮而惨烈。

这已是第二次写她。

很多人的一生,或平淡,或凄迷,或悲壮。我想,她始终属于后者。

红颜,正是因为命薄如纸,所以是悲剧。而她,无疑是最美艳动人的。普通女子,撞破头,流出的血飞溅在普通扇面上,没个样式;红颜,必得是精致典雅的扇面,做工精良,却也不过将那血细细描摹成了一朵桃花,透着哀艳凄迷的味道。算上是把桃花扇。她则不然。

她宁愿自己去绘一张图,喜怒哀乐,心随意走。然后素手一挥潇洒的扔掉,她只是享受这过程。结果不重要。就像她对待爱情那样,只是享受曾经拥有,不在乎天长地久。

她一直是这样做的,也许也是这样认为的。只有一个例外。

三毛在描述初见荷西的时候,是惊艳。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就是那样合适的,遇见同样合适的人。没有站错位置,也没有踏错脚步,更不必开口。就只是深深凝望,仿佛前生你们已经相识了,此刻只是故人相逢。那一抹幽蓝色*的光,就那样清晰印在了她的心里。一瞬间的爱,比之飞蛾扑火过犹不及。只为那一点儿亮。这开头太仓促了,可是却一点不慌乱。

于是一场看似荒诞,却充满抗争意味的纠缠就在那一瞬间开始了。人总是这样,欲|望无限,永远填不满。由厮缠,到独占,再到成为对方心里眼里的唯一……或许太过自私,可她是孤独的,他就像一根救命稻草,看见了就不松手,哪怕最后粉身碎骨,哪怕万劫不复。就算他想逃,也要折断他的翅膀留他在身边。因他,是她的唯一。

任何爱,任何人只能拥有,却不能独占。爱永远不等于占有。

曾经看过一个故事,说有一个人看过了庐山驰名天下的白云,竟然荒诞的呆了七八个笼子妄图装着带回家装点自己的花园。因爱渴望独占这个人的一切,让他或她变成自己的精神奴隶,不是跟这个人一样傻么?

你爱风,可以感受它吹拂到你脸庞上的温度,却不能让它为你而停留;今岁落红缤纷,明年依旧花香满园,此刻它只是零落了,你只可远观却不可亵玩;琵琶雨前,钟声依依,你是静谧的,却不能让这景永远随你静谧着……爱就够了,何必强留?

是的,她错了。荒诞而伟大。

于是,在秋雨时滴沥的早晨,他在万千如利刃般的眼神里残酷的听到死神的宣判。他无悔,只因这是他此生唯一的爱情,而他爱着的女人,那如白玉般勾魂摄魄的胴体,那缠绵私语的夜晚,他终于不再孤寂。他惊异的发现原来这世上有这样一个女人,可以让他暂时忘却长伴青灯古佛之下的庄严与无穷无尽的寂寞。她恰似一汪清泉缓缓侵入他的脉络,却长久滋润着他干涸却纯净的心灵。因她,这夜晚,这人生,完整了。

因她,他终于不寂寞了。

就算死,也让爱在灰烬里重生。

今生,宁负如来不负卿。他只问今生。只要今生。

高陽。

对不起,我爱你。

辩机的目光一簇幽深,隐隐蕴含着一抹仿佛与这尘世无缘,却属于那个名唤天竺的神奇的异域疆土的幽蓝色*穿过无数看客的脸,他知道她会听见。但他不愿她来,他要自己始终是那样安静的出现在她的生命中,正如终南山前的黄昏,悠然而深远。轻轻的来,再悄悄地消散,只要这美丽曾经点燃过她的生命,哪怕只是一瞬间。也好。

她来了,断不会让他如愿。她要陪着他,熬过那最后的一刻。这样也好,至少这一刻我不用再想孰是孰非,你也不必再矛盾了,这佛理,这尘世,这制约,让它们统统见鬼去......至少这一刻,你可以完全属于我了。圆满而决绝。她笑,在那装饰着华彩流苏的香车里,第一次听见自己哭泣。

芳华任谁贪,凭君枝头占。待得来日双鬓垂肩乱,回头看,望见君相伴。只是,你还愿意等我么?

辨机。

等我。

她呢喃着,唇边绽起倾国倾城的笑靥,灵魂随着那催命的刀声分崩离析,脑海只依稀记得那终南山前的茅草屋里,那扇木门后面,嫣然出现的那张让她望穿秋水却怎么也望不到边的脸。她听见他唤她,高陽公主。

……

菱花镜前,伊人支向谁边?不尽尘埃中,掩藏起一段缠绵悱恻的倾城之恋。终会有人记得吧,曾经有一个人,曾经那样美丽而庄严地出现在我的生命中。辨机之于高陽,是矣。所以,高陽是幸福的。至少,她孤寂的一生里,曾有他相伴。虽短暂,却成就永恒。他死了,却永远活在她身边,所以她情愿用一生的时间让心为他停留。

拼尽此生休,尽君今日欢。

如果有来世,让我为你编织一个梦,我情愿共君一梦白头。

吾愿,足矣!

秋风起,秋雨沥沥滴到明。仿佛一切都没有出现过,干净而空灵……

后记

再次翻看赵玫老师的《高陽公主》,心中百感纠结。

我不愿重复做同一件事情,可是今天不知为何还是愿意写她,还有他。这样干净的爱,这样痴狂的两个人,我情不自禁为他们鼓掌。爱得真好。

或许人间是有真爱的,并不一定非得是如此轰轰烈烈的。也许高陽穷尽一生所追求的无非是一个温暖的拥抱,一个可以与她共看细水长流的肩膀,一个让她不再寂寞的人,就足够了。所幸她找到了,却让自己以及所爱的人踏上了一条不归路。有些傻,有些自私,不是么?可是,爱情来了,她可以无私么?

无数红颜凋零,我只中意她这一种。只因在她的身上,我看到了抗争的勇气。无数豪杰义士,他们大多完成了伟大而震惊世界的创举,辨机也曾经与唐三藏共同编著千古奇书《大唐西域记》。

这与我,是敬佩。敬佩他那学富五车的博识。然而心底终究流露出女孩儿的痴迷。只记得那一抹始终流淌着异域风情的幽蓝色*的纯净的光。高陽的一生是悲剧,辨机也是如此。可是,他们不悲哀。因为他们有爱,散发着热烈使人上瘾的香气,犹如彼岸花般,荼靡花事艳丽极致,却也决然到极致……

一生之中,如果一个人可以爱恨分明,就是真实的。人因真实而伟大。高陽是,辨机亦是。

或许他们会成为一个长远的文化符号为人所慢慢淡忘,但在心底,我敬佩他们。因这超越一切的爱,因这公主与浮屠之间的厮缠,那‘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梦幻……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