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网!

返璞回轮

哲理散文 时间:2020-09-10 09:30:44

上帝就像一个圆周,它的中心是处处,而它的圆周是无处。 ——艾克哈特

我不住地聆听着浮世的杂音,就像智者倾听宇宙的和弦。我静默地解读着洒满整个银河系的沙砾,一切事物收缩成为肉眼难以触视的质点,不再拥有无限可能的延展方向。时间开始消退,宇宙沦为最初。我如一株不再生长的植物,萎缩在虫蛀的历史里,享受着陽光和土地的温情。

我看见历史退回空白,正在以极其迅速的姿态消失,一页又一页的黑渍模糊成血腥,然后幻化成不忍注视的哀尘。一阵亘古的风掠过,尘埃乱舞成了一个个繁星般的立场;立场便也像星辰一样怯弱了,黯淡了,最终消失不见了。耐不住隐忍的苍白,片片爬上了岁月的眉睫,寂寞地唱着涅槃的挽歌。

我看见音乐退回音符,整齐地挤在五线谱上,它们颤动着,没有人可以知道它们的真实意义。拿着指挥棒的演奏者茫然地看大幕开阖,舞台的人造水雾是虚假的隐晦。他实在回忆不起这支曲的灵魂,于是连躯壳也懒于塑造。拥挤的蝌蚪们游出了那片狭窄的水域,空白的纸张上黑线犁出的伤痕正慢慢修复着,最终变成了无声的平静,静谧得就像一片柔软的湖泊。

我看见诗句退回文字,那是诗人也无法读懂的排列,行云流水的字迹一笔一划地磨蚀着时光,洇开一大片咸涩的污垢。李白退出唐诗,只留青色*的背影和昔时玄色*的天空,它们并不拥有繁丽的色*泽,却依旧在一笔一划消失的诗文中固守着,执拗地想要扭转被我扭曲的时间。千年回响的足音从远方返回到巷口,青石街巷的小城又敲起了被人遗忘的晨钟,流水迫切地将迷失的诗人送去另一个依靠。

我看见花朵退回蓓蕾,小小的芯里掖藏着大自然最深的恩泽,那是黎明的泪水,夹带着内心的悲苦,等待着凝结,蒸发。那蕊又变成了叶子,饱含生机地抽噎着倒退的光-阴-,它渐渐变小,变得通透而明丽,一枝一叶仿佛要汲出鲜绿的汁液。它慢慢地萎缩成嫩苗,横卧在松软的春壤里,好像一颗跳动的心在熟睡。

我看见雨水退回云朵,云朵又变成水汽,化成绚丽虹彩,悬挂在同样云朵斑驳的天空。刹那间我发觉一切都不在了,一切都不再了。宇宙的齿轮倒转,也是同样美丽的旋律吧,也是同样地和谐与安谧吧;哪怕一切的美好都消失了,在苍茫的天地间也会衍生出同样的美好吧。那些圆周上踟蹰而行的生灵,在数亿年进化和历练之后,却再也找不回自己最初真实的样子了,而现在它开始返璞。

我在这返璞回轮上定立,追寻着亘古而出的荣光,却无法看到自己-阴-影的模样;我蓦然发现它们从未后退,一切正处于同一个原点上。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