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网!

乌衣巷口青芜路

哲理散文 时间:2020-09-10 09:30:43

画舫里琴弦依旧不老地弹唱,秦淮河水依旧在岁月尽头咽呜着不老的潮汐,尘埃往事有如凋零的花瓣在记忆里翩翩坠入冷月波心,就像清晨的第一滴泪,在水雾纷纭中歌颂曾经的浮华。喧嚣环抱着心灵的寂静,沉淀成一抹黛青的生机,亘古的死寂中,一声鸟啭惊破了晓梦。

三国英雄、六朝奇伟,都在这蔓草丛生的石头城周遭;临春结绮,红粉成灰,抒写了温情缠绵的乌衣巷兴衰;麦甸葵丘,荒台败垒,堆砌在虚无缥缈的秦淮河彼岸。过眼的繁华仿佛连同眼前的百废待兴,厚重地在青史某个残缺的页面上记录,燕子来了又走了,平淡中没有什么神话,却有了百姓眼中久违的希冀,在历史的裂痕里如野草般忘乎所以地生长。

恍若一场戏剧,六朝在这古都里匆匆停留又匆匆走过,像是一个个跑龙套的戏子,来不及展露真实的面庞就仓促离去,留下满目疮痍来不及抚摸。灯火如豆萧瑟秋意,金陵夜雨纠缠水滴,仿佛百代光-阴-郁结在内心深处,敲打着柔软的角落,时常会问自己,为什么这赋有王者之气的城池无法养活一个长命的王朝?为什么所有的疑云都只能有在一阕阕残落的词句中找寻答案?

寂寞斜陽的昨日,万钧的战鼓撞击着我柔软的听觉,疯狂的杀伐充斥我风干的双瞳,那一个个曾经为金陵浴血奋战的人们从时间深处走出,后庭花亹亹的余音依然荼毒着那些半昏半醒的君王,身不由已的水袖还是旋舞着永恒的孤寂,他们是不是已认清了最后的结局,所以才会选择麻木?那些远走天涯的女子,是不是会在黄沙漫天的地方追悔当初的选择?月光不知,多少掠过刀尖的魂灵,正遥望着蜿蜒的乌衣巷陌,发出最后一声沉重的叹息,恸响在失落的繁华里,久久回荡。

夜幕上黏贴着的璀璨的星辰不倦地俯瞰着寂寥的大地,婆娑任风的树影终于停止了终日的摇摆,它们地注视着乌衣巷口那条幽长的青石板路,见证着它亘古不息的铺砌。没有人知道会有多少双对视目光,但所有人都能肯定,在自然的恒常变化中,它始终通向那不可预知的未来。

只有蓬乱的草挺住刺骨严寒,在遍地荒芜的乌衣巷两旁,依旧密密匝匝地生长,在黑暗中繁衍着新生的希望,等待着下一个天明。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