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网!

路上的风景

哲理散文 时间:2020-08-28 08:50:39

早晨,踏着鸟儿的歌声,走在上班的路上。三月的空气干爽而清新,夹杂着青草的味道。春风吹拂着树叶,发出好听的沙沙声。

清洁工人弯腰打扫着路面,看见我过来,连忙停下手中的扫把避让,等我走过了才又接着打扫。那是一个年轻的身影,她的脸因包裹得过于严实而不易辨认,但她的动作、她客气的避让使我一下子就认出了她。每次,我总报以谢意的微笑,然后快步走过,生怕耽搁了她的工作。

枝头的嫩叶鲜翠欲滴,与此同时,枝叉根部的老叶厚实而泛黄,一阵轻风吹来,一些完成使命的叶子便扑簌簌翩然而落。这是南方才有的风景,树叶居然也可以有几世同堂。

脚下的路是三年前新修的,铺着绿色*的地砖。每隔大约五米远栽有一棵树。那些树经过了三个春夏秋冬,已经长得壮实而旺盛,枝条、叶子都出落得有模有样了。树下是用水泥围成的方池,里面植了草皮。可能是为了保持小树的水土吧,也许是为了美观。

那些草皮在春雨的滋润下长得郁郁葱葱,在小小的水泥方池里,像要溢出来似的。有几棵树下,那草居然跃过水泥框的阻挡,长在了池子的外面,围着池子,像是水泥框外面又加了一个草框子。顿如见到巨石古树般震撼。

这是怎么出去的?

我的好奇心促使我去细究。原来那些草的根在地下四处漫延,在水泥池子与地砖之间狭小的缝隙里,钻出来吸收陽光雨露。起先应是钻出来很少一些的,后来,这些草阻挡收集了空气中的尘土和街道上的浮土,再加上夜露和雨水的滋润,就成了小草的沃土。然后,它们的领地一点点扩大。不仅如此,那些草在成功突围之后还沿着地砖之间的缝隙向远处延伸,最远的已走过五块地砖那么远了。可以设想,假如这条路上没有人走,假如时间足够久,这些铺地砖的路面在不久的将来就会成为一块名副其实的草坪。

多么顽强的草啊。树下小池,本就不是什么肥沃的地方,还有粗大的树根与之争养份,高大的树冠与之争陽光。但它们从不抱怨,而是在有限的条件下,把自己那份生活打理得和和美美。并且抓住一切机会创造条件,使自己的生命焕发出别样的风采。

无独有偶。有那么一小段路的一侧是高高的挡墙。就是用石头堆砌,再用水泥填塞石头之间的缝隙的那种挡墙。因为年份的久远,那石头与水泥之间渐渐出现了小小的裂痕。于是,一些不知名的草,便在那小小的裂痕间安营扎寨,欢欢乐乐地生长着。它们同样不放过空气中的尘土,一点一点地吸附,日复一日地营造着脚下的一片沃土。那些草形形色*色*,有低矮的,也有高大的,有荆棘状的,也有藤萝样的。还有一些,甚至还肆无忌惮地盛开着或红或黄的各色*花朵,迎着春风,迎着陽光,把那一份生命的美丽张扬。

在经济日益发达的现代社会,从自行车、摩托车到小轿车,人们的代步工具越来越先进,越来越快捷,却也把自己与大自然拉得越来越远。

走班,除了活动筋骨,吐故纳新,也是一个极好的亲近自然的机会。那大自然的神奇总会令人耳目一新或者茅塞顿开。还有那一路上的风景,养眼、怡情、明智。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