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网!

哲理散文图文推荐
哲理散文最新文章
  • 偶尔与海有关2020-09-10

    那个空灵的孩子依然在那块粗糙斑驳的礁石上,断续地吹着海螺,守望着月光下微微发亮的蔚蓝色*水域。一只牵着风的帆船飘然而至,带着这隔世的韵律驶向下一个同样蔚蓝色*的彼岸,恍若那孩子晶蓝如水的目光,清明纯净,但已经悄然走远。无数曼妙的神话,从波涛

  • 菱花镜2020-09-10

    清晨呵手拭晓妆,有些冷,有些寒。万里无云,甚至没有一丝光。目尽处,一片惨白,明晃晃的映在心头。人生至幸,莫如归人二字。天涯海角,心底终究有个念想。至少,飘零有所依。举目处,有一个方向,属于自己。那是属于心的征途。重要的不是沿路上的风景,以及

  • 遗忘是彼此最好的纪念2020-09-10

    明媚的陽光亲近我的脸庞,但是没能照亮我心底的幽暗。我知道该是我离开深圳的时候了,因为留下来的人一定要承受更多的痛苦,但是你可以保持你的微笑,允许我把我的悲伤带走。或许离开是最好的选择,但并不代表我选择逃避,我只想寻找一方天地,在那里会有无数

  • 离开位子 自己什么都不是2020-09-10

    上周四的时候,领导准备去小区看现场,领导让原来隔壁办公室看着很惯的小女子先去了现场,这个小女子一下子硬气起来,在现场说说这个,指导指导这个,装模作样,好像自己了不起,在那里谁也不看在眼里,好像自己是个什么似的,别人和她打招呼,她装作没有

  • 幸福的简单2020-09-10

    幸福其实很简单,就是用心能感到用手能触到一个人真实的心跳。那就是幸福。    人生的路就是追求幸福的路,孩子们的幸福就是每天随心所欲做自己喜欢的事,父母们的幸福就是盼望着孩子们快快长大,长大了又盼望着孩子们能幸福,老人们的幸福,就是希望

  • 无梦令2020-09-10

    秋雨恍如湿润的丝线,密密匝匝地在婆娑的枝头编织,你定定地凝视窗外略带凉意的天空,思绪飘远。黄菊颓然地繁衍在冰冷的土地上,堆积如万点离愁,你忍不住地回首从前,纵使过去不堪回首,纵使眼下物是人非。你当时是一个少女,不知愁为何物,只知摆弄那些欢快

  • 异乡人,流浪2020-09-10

    聊聊三毛。因她是这样直接又率性*的女子,我也索性*丢掉一切情绪的铺垫,大咧咧迎接她。以及她与荷西在撒哈拉营造的梦幻天堂。对于她与荷西的恋情,不得不说是一场意料之中的意外。一场撒哈拉沙漠中的风花雪月。一个猫一样慵懒的流浪者,在很平常的时间准确

  • 没有人比我更爱你2020-09-10

    淡淡的惆怅。过年。别人的热闹,我的寂寞。黑色*大衣,长裤,黑色*绒面短靴,背黑色*帆布包上街行走。发现影子里的自己拖得很长,很瘦。总是有人要回头看我。我的行头很怪吗?还是我落寞的表情与这个喜庆的节日格格不入? 这个情人节为什么要在年初一呢

  • 草有草之乐、花有花之伤2020-09-10

    【前言】有时候就算是当一棵无名的草又如何?草有草之乐、花有花之伤!生命的轨迹本就由自己决定,是花还是草只在于你的选择!花与草,不同的脚步走出同样属于自己的精彩,人生依然!初识它,是在一册诗书里。原是坊间小曲,被人吟唱。后被文人推崇,成词牌名

  • 随泥土一起沉淀的寂寞2020-09-10

    那样笔直的脊背,那样坚定的眼神,那样完美的脸颊,那样炽热的灵魂,这一切都赋予给了一个已经死亡的女子——桔梗。这个五百年前守护着四魂之玉的女巫,无法摆脱命运的玩弄,最终用自己引以为傲的弓箭封印了自己最爱的男人,然后,她带着那样的怨恨离开了人世

  • 善待生命——关于生命的作文2020-09-10

    第一次遇到死别是二十多年前弟弟不幸溺于那个血色黄昏,紧接着是祖母、外祖母的相继去世。当年母亲和父亲痛不欲生的悲恸仍记忆犹新。然而,这一切对于 当年只有十二岁的我来说,什么叫生离死别的悲痛,我真的无法破译。哀而不伤的痛哭似乎替代了这撕心裂

  • 返璞回轮2020-09-10

    上帝就像一个圆周,它的中心是处处,而它的圆周是无处。 ——艾克哈特我不住地聆听着浮世的杂音,就像智者倾听宇宙的和弦。我静默地解读着洒满整个银河系的沙砾,一切事物收缩成为肉眼难以触视的质点,不再拥有无限可能的延展方

  • 善待生命2020-09-10

    生命无常,谁又能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  面对着生命,走过了那么多年,当年纪进入而立之年的时候,我才知道在命运面前,我们的生命是多么的脆弱。有些时候,竟是眼睁睁的看着生命一点一滴的在空间消逝,而我们握住的只是自己的无奈和绝望,其它的任何努

  • 女人的美丽2020-09-10

    女人的美丽世界上有一种奇怪的动物。它是水做的,柔情万种,纤细多姿;它天生是男人身上的肋骨,离开它,世界没有色*彩,没了生气,而男人也不能称之为“男人”。它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女人。从古至今,美丽的女人数不胜数。重游历史的长河,拾起一颗颗含沙

  • 一辈子走好一条路2020-09-10

    有两个西班牙人,一个叫布兰科,一个叫奥特加。虽然他们同龄,又是邻居,但家境却相差很远。布兰科的父亲是一个富商,住别墅,开豪车。而奥特加的父亲却是一个摆地摊的,住棚屋,靠步行。  从小,布兰科的父亲就这样对儿子说:“孩子,长大后你想干什么

  • 乌衣巷口青芜路2020-09-10

    画舫里琴弦依旧不老地弹唱,秦淮河水依旧在岁月尽头咽呜着不老的潮汐,尘埃往事有如凋零的花瓣在记忆里翩翩坠入冷月波心,就像清晨的第一滴泪,在水雾纷纭中歌颂曾经的浮华。喧嚣环抱着心灵的寂静,沉淀成一抹黛青的生机,亘古的死寂中,一声鸟啭惊破了晓梦。

  • 残窗小记2020-09-10

    我庆幸我偶得一扇诗意的窗。起初,这间屋子只是一个堆放货物的地方,大于平常两倍的窗子蒙了尘,前头摞满了书,不曾想到过要从这扇窗子中看到什么。由于新鲜感的驱使,在和姐姐分房后,毅然选择了这间小屋。收拾干净以后,才打量起整个屋子来,最不起眼的怕是

  • 新年人生感悟2020-09-10

    新年人生感悟新的一年来,对去年说拜拜。前几年想回家过年,只因天下大雪,今年刚二十七,又下雪了,爸爸一看急了,请了假,我的补课班也不上了,自驾车往老家走,到家天色*已晚,雪在路上积了厚厚的一层,真险,再晚一点就无法回家了。说是回老家过年,可我

  • 没什么是输不起的2020-09-10

    没什么是输不起的 1935年秋,枯黄的落叶缓缓地落在了麻省理工学院的校园里。一个满怀心事的中国小伙子在这铺满枯黄落叶的校园里踱步。年轻人不久前才从中国来到这里求学。怀揣着理想和激情的他来了一段时间之

  • 那时殊颜--细品自古祸水成说2020-09-10

    想写这个话题是偶然间的心思,却又那么强烈的存在着,不可忽视。翻书随至安意如关于息夫人的讲解,眸光一京便瞄到“红颜祸水”这个词。之前也有姐妹写过这个话题,当时于我却影响区区。如今,感情倒是一发不可收拾。当时看到众文人评价息妫,说是一个大祸水,

  • 四季.春思2020-09-09

    -阴-暗的天空下,小雨在淅淅沥沥地飘洒着。按照历法所言,此时,严寒的冬季早已远去了!走在大街上,大家都在传着一句话:开春儿了!天气应该回暖了!是啊,历法的春天早已开始了。可是,为何,心底还是感觉如此冰冷呢?静静的漫步在这蜿蜒的河道上,迎着扑

  • 喧嚣季风流渡空寂沙原2020-09-09

    一过去作为一名初中学生,我是由始至终都不愿意被学校的纪律和《中学生守则》所束缚的。所以在旁人看来我是那么的洒脱,像一匹脱缰的健马。在学生年代,活得自由洒脱基本上是和老师对你的评价成反比,与同学的羡慕成正比的。每当我大摇大摆地从班主任眼前阔步

  • 聆听雪落的声音2020-09-09

    雪落的时候,我很忙碌,来不及仔细打量深冬的那些草木,在满目萧瑟中,埋头处理年底的各项事务。所有的账务,所有的往来,都要做一个了结。 雪,静静地下。在我不经意之间,已经覆盖了大地。当我终于起身,送走最后一位客人,一眼望去,世界已经是白雪皑皑,

  • 为了尊严而战2020-09-09

    人少不了尊严,在人生活优越时,地位高时人是体会不出常常失去尊严的痛苦的。对于尊严的敏感程度也一般,当然沿街乞讨的职业乞丐尊严敏感度除外。只是一些生活条件一般的,薪水得靠全力打拼的,而汉水付出的多的人们,或是靠着稍微有一点头脑生活的人们,这群

  • 镜·变故2020-09-09

    电话那头村庄沧桑的声音,收割后的稻子正瑟瑟发抖,村里的女人都出门打工去了,门前一把长年锈迹斑斑的锁紧紧,或者老人与小孩留守于此。村庄两手空空迎接时间的冲刷,被送走的人也有我的亲人与未知。田野早已荒芜片片,只见乌鸦与老鼠作祟,侵略人类的视野,

 580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