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网!

岁月有痕2

友情散文 时间:2020-09-07 02:57:10

1970年,整个国家的形势仍然不容乐观,可自然的春天已悄悄来临。

  江南的春天是美丽的,风很柔和,太阳很温暖。大田里的麦苗象一片海,星罗棋布的村庄是不沉的舟。弯弯曲曲的河道纵横交错,两岸的柳枝吐了嫩芽,芦笋也放叶透青。历经贫寒的春水,从严冬的素净中苏醒过来,被大自然的色彩打扮得青青翠翠。

  站在我们教室门口的二楼走廊上,能看到老树绽开新鲜的嫩芽,操场四周的开阔地亦泛出青葱绿色,空气中漂浮着一股季节的清香。我要在这个春天里实现一个读书计划,这可是我半年来梦寐以求的夙愿!

  这是个阳光灿烂的日子,一大早,我就来到红卫兵团部,把这个月准备出版的期刊交团长审核。

  团长,我想求你一件事,你会答应吗?我有些紧张。

  你的事,好说。团长看着稿子,头也没抬。

  你真的答应?

  团长看着我答应就是答应,还有什么真的假的,快说。

  我说出来,你不会不答应吧?我心里还是没底。

  男子汉说话,一言九鼎。

  团长,你把内屋里的书借我看看。

  团长一愣,他两眼看着我,半天没说话。

  我就知道你会反悔的。

  他挠着头皮竹清,你容我想一想。

  我看团长为难,有些不忍心。可一种燃烧已久的渴望,不愿轻易放弃团长,你刚才还说一言九鼎,怎么出尔反尔了。

  瞬间,团长从脸红到脖子,窘迫得不知说什么。

  不就是几本书吗?

岁月有痕2

  团长瞪大了眼睛几本书?你说的那么轻巧,那是封资修的产物,是大毒草,会腐蚀青少年灵魂,收还来不及,你还想借?

  团长,你是不是不愿借?

  不是不愿借,是不能借,这是原则问题。

  那我不是红卫兵,父亲还有历史问题,你让我编战报,合适吗?

  团长哑口无言。

  那么大的原则问题,你都能妥善处理。这点小事对你来说,应该不是难事。再说你不让我看,怎么知道它们是大毒草?

  等你察觉有毒,已经来不及了。

  真有这么可怕?那你先看,我后看,看看到底毒在哪里?

  团长无可奈何地说你看还不够,是不是想让我犯错误?

  不敢。

  团长反将我一军一天一本,早还晚借。

  我知道团长心里打的什么算盘,按常规,一天看完厚厚的一本书是不太可能的,与其看得没头没尾,心中吊着许多悬念,不如不看,他猜我最后会自动放弃。

  可我起点早、带点晚看完书是没问题的团长,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各自心照不宣。

  可他也提出不让任何人知道,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第二天傍晚,团长不知从哪里搞到了一个装相纸的黑色塑料口袋,随手拿了本书装在黑口袋里,再三交待不要让人发现。

  以后每次偷偷地借书,我使用的都是这种口袋,那感觉像在做地下工作,神秘兮兮的。

  借的第一本书是林海雪原,我如饥似渴地读着。不知不觉中,东方已出现鱼肚白,麻雀在屋檐下叽叽咋咋的叫个不停,我伸了伸懒腰,用冷水清醒一下。

  我走了出去,清新湿润的晨风扑面而来,河面上飘着轻纱般的薄雾,王家浜桥依稀可见,桥那边隐隐约约传来吱吱呀呀的摇橹声,这一定是个非常勤劳的船家。

  当窗户把晨光吞进小屋时,我又背上了书包。迷人的江南早春,我看见春天正在走向自己......

  所谓的大毒草,其实都是一些经典之作,格调高雅,回味无穷。在这些作家的笔下,存在的历史会自然翻开,栩栩如生的人物会翩然越出纸页,以一种经典性的仪态呈现在你的眼前,轻轻地、紧紧地抓住你的心,使你欲罢不能,恨不能一口气读完。母亲上夜班,我通宵达旦的看,不知什么时候夜漫过重重屋脊,什么时候北斗星眨着眼睛,什么时候黎明悄悄地来临。母亲在家,时不时催我睡觉,我想方设法不让母亲看到,总之,不到三更,我是决不会上床的。母亲真要生气了,我就躲进被窝,用手电筒照着看,一天看完一本书,这是我给自己定下的规矩。

  我喜欢读书,不断在书林中徜徉已成为我的自觉。打开一本本想读的书,在恬静中吸吮、思考,是一种享受。学习是创造力的源泉,它是营养生命的精神食粮。

  半年下来,我的视力急剧下降,看人都要眯起眼睛。母亲急得要找老师,我求母亲放我一码。我给母亲打个比喻一匹空腹的马来到了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一个行走沙漠非常干渴的人望见了清澈的湖水,一个夜航的舵手看到了航标灯,你说他们会舍弃吗?这就是我和书的关系。

  当然,母亲的话也没错,我只有找团长,把承诺的一天时间更改为三天。

  那个年代,读书无用论腐蚀了一代人的灵魂。我当时捧起书本,说句实话,胸中并没有什么明确的目标,只是不愿意浑浑噩噩地虚度年华,完全是一种爱好使然,将读书学习视为正道的潜意识。

  时光无影,岁月有痕。

  人生如歌,每个人都在为自己谱写并弹唱各自的命运交响曲,同样的环境,同样的机遇,有的脱颖而出,有的则碌碌无为。爱因斯坦解释了这一现象人的差异在于业余时间。

  在那蹉跎岁月中,绝大多数学生都在彷徨,整日无所事事;有的甚至在抓紧一切时间尽情地玩耍;是团长给了我这样一个千载难逢机遇,我不分昼夜地读着、看着,就担心那批大毒草不知什么时候会突然被人收走,只希望能在团长毕业离校前把那堆积如山的书读完,我以只争朝夕的姿态在读书的路上恒速前进。

  我很幸运,从70年万物初醒的早春三月,到72年硕果累累的金秋时节,我阅读了数以千计本国内外名著和一些经典之作。虽然随着团长远走边疆,读万卷书的计划落空了,成为一种遗憾。可这段时光在我生命里程中无疑是最值得珍惜和回味的,文学作品和团长所赋予我的,远不是自己能估量和想象的......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