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网!

此去经年,谁曾许她一纸情伤?——优美文章

心情散文 时间:2020-08-12 15:56:05

一点一滴一点,一笔一划一转,眉黛朱砂微染。  谁家女子媚眼如丝,凝脂釉色,暗香盈袖中独坐深绿色的帷幕,舞尽一世蓝蝶醉花间?  谁家姑娘曼妙娇羞,清冷傲然,笑靥淡淡时微微斜倚阑干,似水柔眸溅起尘世的痴缠幽伤?  一池水草湖岸塘,青苔满地,菩提摇曳,暮色幽幽划过幽静的栅栏,水云间便漾起一湾动人的绿波。青青池塘前菁荷遍布,月色流辉,娇荷幽幽,空气中飘散的荷香悄然弥漫,羊肠古道也蜿蜒含芳。  闪烁的花丛中影影绰绰,一袭绿衣的女子霓裳微裹,身披轻薄纱缕,独倚青荷,于搁浅的时光里豁然醒来,她素手如酥,银簪一支轻轻绾于青丝,凭添一丝朦胧的妩媚嫣然,暗夜中萦绕几许惆怅的思绪,氤氲清寒迷离的流年。  女子清雅如莲,眉眼绵延无边的愁思,惊起荷花枝头的粉蝶,她翩跹羽化,似梦里缱绻凡间的仙子,随风拂摆着含羞的笑靥如花,宛如夜幕里明媚的妆颜,摇曳着满目的迤逦,绚烂于三月,迷离在夏末,终成一季的美丽的期盼。  清澈的水中倒影里,水光潋滟,清影绝尘,纤纤兰蔻指悄然滑落,容颜清浅映楼月。  清风阵阵袭来,摇曳一地花枝的暗影,她流眄步轻莲,素裳弄容颜。  手拨一把灵性竖琴,掬一杯凄清,轻轻挥一袖风雨,她的舞袖便掷出丝丝缕缕的涟漪,恍然间仿佛听见泪水碎地的声音。依稀间,她腔酝浅调奏曲声,柔韵画谱,婉转低吟,杳渺的音律轻抚幽静的心弦,仿佛菲薄的流年,轻轻回眸之间,往事已洇染成殇,流光的烟尘渐渐幽浮起来。  在生命的罅隙里,用时光跌落的暖彩,拼凑出他的影子,可惜流年太过妖娆,情到深处人孤独,爱至穷时尽沧桑,尘烟散尽,深情己成为过往。细雨清风不解语,万种芳华亦为枉然,倾尽一生的温柔与诗意,惘然回顾中,却早已遗失了他,唯有暗叹流光已向晚,落幕铅华空伤悲。  徒有哀叹,此去经年,谁曾许她一纸情伤?  踏着腊月的跫音,她的脸蛋酡红似霞,用最娇羞的眼线,去凝望九重天外的云翳。  云下的路旁有花,是一簇簇盛开正艳的冬梅,皑皑白雪里,它们依然皎洁无暇,片片飞瓣中,徘徊梅影瘦,缱绻雪枝怜。她闭目细思去吮吸梅的清新,张开双臂去拥抱雪之精灵。  茫茫天海,雪舞随性飞,来去自由,刺痛了等候,相思了闲愁,唯有她肆意的故作强欢。  用一双干净的灵眸去回望过去的沧桑,用轻盈的指尖奏起一世愁肠,偶尔绽放不羁又妩媚的风情,她那眉间点点清愁,就宛若一曲箫云笙歌,渲染几许尘世的微凉,独奏一世凄情的咛叮。  犹记得与他初次邂逅,在漫漫飞雪的冬季,他们彼此对望的眼神,是初次接触后的错然,亦喜,曾经邂逅的凝视和心动;亦悲,曾想他能与己相濡以沫在红尘紫陌,自此自首不相离,看声色犬马,观花赏月,奈何终究缘深情浅,三千痴缠梦醒后便吟唱成悲曲。  她对他凝眸几许柔情,他的眸光依然温润儒雅,只是岁月无痕沧桑羁绊,徒留惆怅惘然。  他们十指相扣,却错爱一生,唯有清泪纵横,执手流年的期盼,在一场时空烟雨里凝泪莹珠,对彼此挥别再见,只为那彼此世俗不容的牵绊。  谁曾俯在我耳边轻吟低叹,说浮生如梦,回眸间便沧海桑田,若我惜你,定许你暖颜倾城。  谁曾拨乱了我平静的心弦,让我泪水涟涟,说若我爱你,定许你尘埃落定?  谁的温柔牵在谁的掌心中,寂寞的心为谁依旧?  他的声音空灵而清透,仿佛一串串音符从琴弦飞出,在水面跳跃华尔兹,一圈一圈,可惜天涯陌路,情难归处,只能回首尘寰,倾尽天下,一世情寄,终抵不过流年一刹,劳燕分飞。他们也只能将回忆揉成碎片,一点一点洒落,任它随波逐烟,而他的身影,亦成为她梦中的惊鸿。  晶莹的泪水溢满双眸,恨情难忘,更怨长夜难眠。  冷月一弯寂挂空,寒寞一人独忆尘,弹指一笑间匆匆滑过几春秋,只恨不曾相逢未嫁时。为他痴为他笑,为他醉酒一场,不知何时,才能忘记那月下的海誓山盟?  《佛经》记载: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曼珠沙华缠绕整个彼岸河畔,花、叶如此轮回,永不相见,纵使,守望一千年也只能换来心碎的思潮。  她和他无果的情爱,就像那不得幸福的曼珠沙华,可笑命不由我而由天。  他给予她倾城的温柔,她恋上他半世的沧桑,只是他们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换来的却是今生无缘的一次擦肩而过。尘世的喧嚣,也终究躲不过花开寂寞;心痕的悲凉,千丝万缕愁却也不去。蝶恋天涯,相守一季,凝望一生,却也只能折翼天涯。  爱不为情生,泪水璀璨,这一世,不为妻,不为妾,只为那抚琴诉诸为流水的蓝颜。  红尘三千人影瘦,一阕新词掩风流,一纸的墨香,一帘的碎片,一场美丽的邂逅,竟是一个走不出弧度的圆,痴心的守候,换得的却是一生美好的疼痛。  一段风烟散开,一段往事萦绕而来,她眉宇间浸透着一抹望不穿的惆怅,仿佛一朵出世的青莲,开出沁人的芬芳,思忆中,她眉黛轻颦,微微翻开沾满尘埃的一帘古卷。  素手掩面,她看到写在千年中隔世的字句,一笔一笔又一笔,古人千年前的缠绵悱恻遗落在笔端:读那诗经蒹葭的深沉古意,阅那翩翩浊世佳公子纳兰纯澈的灵魂,品那幽幽诗词牵引的千古情思。  那些伏案挥毫点墨成尘的文书青笺,折一方圜宇,一片天地,便煞了前世情丝的纷繁,勾勒成先辈们遗落在梦中的追忆与独白,将一世的爱恋抖落成一地的悲伤。明明两两凝眸相望,是若情深,一纸誓言,却抵不过一朝悲叹,笔下,墨写无果的殇恋,在千帆过尽落花成泥的余香中零落成诗。  心似海,情若花,一片痴心错付,只为伊人而憔悴,可怜美人也情路颠沛流离。  只是这一生,她要的并不多,愿盼一段澄澈若琉璃,不染纤尘,冰透玉碧的情。  她喜欢嘴角弯出淡淡的弧度,眉眼温良,恰如将凡尘看透的男子,心念佳人,梦系佳人,执着而一往情深。两人相逢不陌路,即使相顾无言,却在含眸一笑间心意牵。  如若至此,那这一生,她愿为他化地为牢,变身为一只翩跹薄蝶,舞动着自己透明的羽翼,飞过那段山高水长,穿过那片杨柳依依,在他的心湖栖息,如醉如痴,缱绻相依。  【责任编辑:叼烟的风景】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