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网!

字里浅忆

心情散文 时间:2020-09-10 09:28:26

九月,光阴向北。小径有秋花相继绽放,暑热渐次退去。当秋天的第一枚落叶划过发梢,随着流水的征程,飘去远方时,我知道,整个夏天便可以入土为安了。  经过一季的高温炙烤之后,我的窗台,仿佛是一场狼烟烽火之后的战场,尸横遍野。多少多肉植物,命陨此地。所幸,尚有一花一草,得以在秋风中劫后重生。  秋,一个从繁华到荒寒的节气,从葱郁到凋零的季节,就像一场即将散席的盛宴。原以为,一声珍重之后,便是各自参商!却总在节令交叉的缝隙,牵引一些冗长的心事,那些有关过去、梦想、青春……  一直以来,自认为以文字结巢,在字里银灯相看,筑梦游的天堂,却又不可避免的一步步行走在被生活鞭策的现实中。涉世越深,经历的世间故事,便如一道道枷锁,将自身禁锢。而我的内心是多么的渴求自由,比如策马扬鞭,大江南北,比如以文字烹煮世味,静写烟火流年。却又不敢擅自做主,自此相信自由,将最后仅有的一腔热血交付于一些浪漫的追求。于是,只有以业余爱好之说,借文字篡改现实,甚至脱离现实的管制。也只有在一篇文字的抒写里,身心仿佛才有如涸鱼回归海洋的舒畅,笼鸟返归森林的快乐。  然而,现实与二次元的空间总是不太友善,常常拉出昼与夜的差距,让人活生生的只能面对现实。就像两只湍流上的急艘,明明相遇,却又瞬间划回自己的道途,就连留恋的眸光,也被淹没在波涛汹涌的澎湃中。  这一路走来,字里的年华从稚嫩到渐次成熟,然而,多半是以回忆居临主峰。关于青春的遗憾,关于梦想的岸涯无法企及,一次次被抽丝剥茧,在不甘心中,锻造自己的内心。仿佛内心的强大,离不开独自在回忆里翻箱倒柜的这座空城。于是,心中不由自主的便会涌起一些莫名的情愫,写下,删除,再写。于是,一连串的断章,开始在银屏上沉睡,一睡不醒。文字的天堂很多时候便如同这般,心情里的一点风吹草动,便提笔写一些似懂非懂的语句,最后连自己也无法收尾。  很多道理,我是后来才明白的,大多数归功于在回忆的沼泽里沉沦。就像用文字的方式将心中的凝重道出,换来短暂的美好和光明蜂拥而至,最后心情欢愉,其实,心中自是明白,这只是一种自我安慰的法论,和阿Q精神无异。  但是,回忆在某种时候,真的可以下酒,一场宿醉之后,醒来时,天依然分明,风任然清朗。只是,历经每一程人生必须的行程时,渐渐便对现实生活有了更深一层次的剖析,明白,当梦想的支柱,无法撑起人生的整片天空时,只有以“现实安稳,岁月静好”等字眼来安慰受创的心灵,从而,死心塌地的步入谋生的浪潮。  此刻,有关一些过去的遗憾在作祟,我在灯下,以回忆写心情,以故交忆青春。窗外,山头的秋空星点寥落,野风幽冥,月为上弦。远山近水,已在秋风来临以后,开始以多色彩笔涂抹葱绿。楼下的桂枝菊蕊,已在几场雨的降临后,尽情的向薄幸的秋天怒放。  倚窗,思绪在回忆中辗转。关于青春,未曾来得及年轻,已在时间的转移中,成为了今生的诀别。关于梦想,呵,也曾为所喜爱的人和事,千军万马蹄踏,挥戟披靡风沙。深觉,我已拼力做出分量的极限,当一切崩塌之时,我知道,理应杯酒茶碗之间,谈笑释然,而不应执着执念而自误,耿耿于心。人生,难道不应该生活与梦想都兼爱吗?何必薄此厚彼,从而磨难自己,也磨难他人。  当人格成熟的分界线隔开了往日的“不堪重负”时,我突然明白,人生路漫漫,我们是不欠任何人半分的,也不曾将谁辜负。最后,都只不过是心甘情愿的随缘,不得不放手的成全。  我亦明白,现实的残缺不是要将希望浇毁,而是给出另一条出路,让自己走的更远,看到更远的风景。  所以,我自是感谢这一路恩赐的,无论好、坏,还是悲、欢。结庐人境,即使生活的怨尤依然叨扰,都被我无情的编入发束,抛之脑后,为之送行的是拂过耳边的风声。然后,以今日的步履之速,走入繁重没有丝毫消减的白昼,担负起现实应有的责任。  字落,仿佛有必要对过往道一声珍重。祝福生之未旅,一路顺风。然后,以沉默替代所有要说而没有说的言语,将灯息灭…晚安!  提笔于9月4日修改于2016年9月15日晚中秋  文凌木 QQ:364317256  摄影:缘分五月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