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网!

在风中

心情散文 时间:2020-09-10 09:28:24

停住了细雨,大风开始无情地肆意横扫,却挡不住明媚的阳光泼洒释放饱含浓浓爱意的温暖。风光声影斑驳陆离地填充着天地间——有了这许多喧嚣嘈杂,世上万物注定是不会寂莫冷清的。

树梢上黄绿相间,层次分明的枝条与树叶,远远望去如风景油画般,呈现出一派温软宽和与箫索静美的风姿,让人顿生怜惜之情。看着这一种繁华落尽任其自然深沉凄艳的景象,一时间心境清明,如同明矾滤尽了浑水中的杂质沉屑。

树欲静而风不止。狂风忽然不期而至,那些花草,那些树木,一夜之间如心灵受到重创的人一般,外貌枯黄萎顿,容颜尽改,完全憔悴苍老衰落了。

狂风中,落叶纷纷扬扬地飘坠,在树根处汇聚一起,未及停息片刻,就被狂风用力地卷起,掀起了波波叶浪,随着大风的方向滚滚而去。可以想象那些落叶最终“零落成泥辗作尘”归去来兮的宿命结局。

还有些坚强的叶子停留树梢,毫无遮挡地处于高处不胜寒的境地,让人陡生敬意。如人,劣境中坚守或是沉沦,依靠的是身体素质与心理素质。

白天咆哮的大风在傍晚时分渐渐缓了下来,似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需得稍息调整,补充给养,以便再接再厉的为即将来临的冬天冲开一条血路。

听着“呼呼”的风声,看着风中狂乱摇摆的草木,以为外面一定很冷。待到风平浪静时,才手套围巾武装整齐地走出家门。外面依然刮着力度小了许多的北风,却也并不太冷。风吹脸上,一点也没有刺骨的寒意,却如同母亲与孩子亲呢玩闹时,稍稍用力一点的抚摸,只在彼此的脸上爱抚出一片红晕而已。这时戴着围巾和手套是爱小题大做的行事作风了。

转弯处,习惯性的向对面一瞥,那位流浪者还坐在那个两幢楼之间因为交错而凹进的一个拐角——他流浪生涯中固定的“家”。冰冷光洁的大理石台阶上堆着他的全部家当——一堆破衣烂衫,几只装满杂物的蛇皮袋。既然以流浪为生,这位流浪者为什么不跟随南迁雁阵飞翔的身影,在即将来临的寒冬去寻找一个温暖的栖身之地,却要长久停留在寒冷的此处呢?

流浪者之“家”的旁边,是一家汽车直营店。那些准购车者将新车开进开出地试着,他们的心情不受天气影响地兴奋而激动着,脸上布满驰骋天下意气风发的豪情。再往前一点,在那个小区的大门口,有一间临时搭建的简易账蓬。帐蓬内堆放着大堆的蚕茧、已抽出絮成被子形状的蚕丝、做被里被面用的手感极为舒服的布料。。。夫妇模样的两个人为订做蚕丝被的人们现场抽丝、量尺寸、缝制。一床普通规格的蚕丝被价格在一千元以上,络绎不绝的顾客,让老板夫妇红扑扑的脸上绽放了发自内心的喜悦的花朵。

如果看见不远处躺在收集的落叶上,裹在层层褴褛衣衫中,正在冷风中抖抖索索的流浪者,人们定会对比出更加强烈的幸福感来。

夕阳渐落,晚霞满天,云锦彩绣铺展在西面的天空,看起来温暖、瑰丽而祥和,让人不由得想起西方极乐世界。那里的情景,应当就和此时抬眼仰视所见着的一样吧?

这时,随风飘来了烤红薯绵软甜糯的香味,附近那家美发厅传出《雨花石》忧郁清婉的旋律。这些,竟是如此的熟悉,熟悉到竟然怀疑是时光轮回了吗?也许,秋末冬初的心绪、景致、气息,还有歌声。。。年年复年年,都是大致相同的吧。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