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网!

恨不得随大江东去

抒情散文 时间:2020-09-10 09:30:54

恨不得随大江东去
恨不得随大江东去,在那万顷惊涛,赤壁之上。把酒临风,吴钩看了,栏杆拍彻,指点江山将往事悠悠。
想那千里澄江似练,居然着我扁舟一叶。细数南来北往迁客商旅,文人墨客,怎能不将岳陽楼登了,八百里烟波尽收眼底?只道是良辰美景供凭吊,指点山河人物,畅叙古今幽情。谁料想去国怀乡情如风,丝丝缕缕在心头。岳陽名楼依旧在,洞庭波涛日夜流,只是那昔人已乘黄鹤去,白云千载空悠悠。只有向风挥泪,叹一江滚滚东逝水,带走悠悠千古兴亡事,带不走,一个人的旷世情怀。逝不去,万家忧乐在心头。
恨不得随大江东去,在那惶恐滩头零丁洋里,寻访那只啼血的杜鹃。在那声声归去中掬一抔热泪,洒一杯清酒,采一束山花,将一颗不屈的灵魂遥遥祭奠。“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斯人已归去,精神永不死,浩气亦长存。这不朽的零丁洋啊,日夜不停息,滔滔地诉说着那个如血的黄昏,诉说着那个伶仃的背影。拔剑在手,四顾茫然。滩头芦苇花如雪,零丁洋上涛依旧。我问东坡君,怎能说千古风流人物,被那大江东去,悉数淘尽?
恨不得随大江东去,将悠悠往事越千年。秦皇岛外,一片汪洋都不见,那只出没烟波的打渔船,知向谁边?东临碣石看魏武挥鞭,将那豪放的诗句放飞,挂在天际间那片如飞的白帆上,在那燕赵大地飘飘洒洒几千年。不朽的涛声暗了又明,明了又暗,萧瑟秋风吹了一季又一季,如今正是人间四月天。老龙头或许不会忘记:“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击水三千里”。鸽子山应记得,一阕《浪淘沙》给那滔滔的北戴河镌刻了几多不朽的诗篇。
恨不得随大江东去,去那青青蒹葭,去那在河之洲,寻一位窈窕淑女让铮铮铁骨被如水的柔情点点融化。用飘逸的长发挽起千年往事,用如雪的裙摆摇曳出万缕柔情,盈一袖崇敬,俯身敛眉道出一声声珍重。日夜不息大江流,流不尽,英雄诗篇一片情。让那汨罗江畔的冤魂、易水涛声里的壮士、乌江江边的断头,都在一曲蒹葭苍苍中安魂。
大江东去了,淘尽了无数风流人物,却留下了许多不朽的诗篇。站在幽州台上,我们不必遗恨绵绵仰天长叹。那随风而逝的是悠悠岁月,那时时萦绕耳边的是志士的低吟英雄的呐喊。听那滚滚的涛声中,回响着的是屈原赋,苏子词,还有李白的“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我们不必随大江东去,举一杯长江水对朝陽,痛饮一阕《满江红》;坐一亭风吹雨对长天,聆听一曲《雨霖铃》;在那琼楼玉宇对明月,看世上常有遗恨,天上月缺月圆。
守着窗儿,看大江东去了,擎一尊还酹江月。
2011-11-26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