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网!

浮尘渡口,勿使青丝白发

抒情散文 时间:2020-08-28 08:50:40

风潇凄凉,花落人亡。欢薄酒,举杯成伤,残烛照旧窗。泪洗新裳,关梦呓语深深藏!  文/暮烟  风轻露寒,飘去如纱,蔼雾缕蔓,萍踪飞霞。满目凄凄空折了愁绪,难减孤城瘦,憔悴浸染。如交叠的层层水花,又似霜雪刻画,磨得岁岁颜容旧! 独留细纹偷偷爬上了淡抹的粉妆下,亦为证明逝去的芳韵不可在寻回。  那繁花夺艳的刹那,正袭卷着一世的新貌风华、起舞盈盈,妙姿如影。拂袖轻挽横空残落的枚叶,看开尽又落,落尽又开。年年的盛装年年的枯伤!挥泪几行?不待洗去锦裳沾上的尘粒,几分模样却已饱受沧桑,在来不急询问下便埋没了曾经所谓的轻狂。尔今的冷暖自知,无须在凝眸奢望!  回首往昔是满地心凉,亦难破封冰川,在使得赤心呈裸显露于众。若有他生,愿静静沉睡千年,无那风月摧花的一幕,亦无人间的薄凉是非!独有你的气息在浅浅一吻缠绕着,方才让我渐渐醒苏。越过那些紧要的相逢、想知,也不会有那难数的年年日日与藏匿心慌的等待、不会在有孤城里单影的落寞、不会在有各自一方的分散、不会在有出现错乱的素锦流年。剩下的荒芜,将是为了廷伸你我不老的传说而记载!  今生的自己选择了漂泊,只为摆渡湖面的轻舟!从此行足在山谷间,在小桥流水人家、在湖畔柳荫下、在深长幽径、在滚滚红尘的栈道上!不愿停留,因惧怕会染上一种叫做孤寂的瘾,与此不休。  罢了吧!何以独断说论心底的无关痛痒。浅薄声笑,吟唱一曲曾经的天涯,莫望岁月覆我苍首。  在秋水望穿时,眼眸所过之处犹如泛起涟漪的物景,朦胧片片,不断扯动着熟悉的画面。林间的清音飘送而来,缀我心明如镜,月照残影消,聚离又多少?长亭后旧事,欢笑意未泯,寻律踱步声声远。谁识得此刻斜阳映红的瓦片?又识得庭院墙角而植的排排梨树容?尽是那无言难诉的悠悠碎语。  安与若素之年,浮尘为何物?是梦还是烟云?唯有知晓它能点点参入人情世故里!却也有人说那是无涯,执手难触,只于谁心。  在这里有一个名为奈何的渡口!它并不是任何普通的桥与路所砌,也没有任何史记纳写。传闻那只有死后的亡灵才踏上的必经之路,初始便已形成,无人能知它半点。传说中可以让痛苦的人儿忘记一切,只需走过那个渡口喝掉孟婆碗里的汤。待得重生!  修一世,等千年!也有传闻说,奈何是一把无形的双仞剑,断掉一切你的不舍,斩掉一切你的依恋与牵挂。让在生之人万分心痛,让死者如受炼狱煎熬,这种生死的距离难以穿越。从此天地静谧,风儿也为之哭诉着!恋时一双人,不知在来生可还记得前世的那场相识。莫过于相对却已不知上一世情浓,记忆化空,无凭又怎待遇期?  寒气围困整座楼府,凉亭里香茗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女子白衣随风袂舞,一份凝固之伤的遥望,系于何方?都说如冰的心无那所谓的痴恋。谁也不懂她渴望的却是一汪暖泉,没有任何过多的寄托!  而我不是那清欢的女子,只是习惯了漂泊无定的岁月,处于天涯。拾得自在由心,亦没有绿纱蓬的窗,也无脂粉香浓!愿淡雅如兰。  时过无痕,溪水潺潺声,明月高悬,云烟里的夜色蔓延,透过幽林,走在红尘的行路上,朔风轻叹。我心只望在这一世浮尘的渡口,勿使青丝成白发!若有情能在聚时相依,别时不相忘。【责任编辑:叼烟的风景】编后语:红尘摆渡,摆渡红尘,希望穿越这凄清的凡尘寻找曾经一起走过的足迹,也许这季的烟雨将往事雕刻成回忆,变成流年的沧桑。随心,随性的一曲,回味悠长!问好朋友,祝愉快!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