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网!

薰衣草之恋

伤感散文 时间:2020-09-10 09:30:44

薰衣草之恋

小薇,就躺在那片烂漫的紫色*薰衣草上,美丽的疼痛着。

-------题记

香气馥郁的清晨。

落日岛,栖霞村,像个含羞的少女,在海波轻柔的抚摸下,缓缓的睁开了那迷人的忪惺睡眼。

在海天相接的交汇处,一轮半掩着绯红的朝陽,涓涓跃出海平面。

金色*的陽光似碎银般散落在落日岛的每一个角落。

这里的天空蓝的通透明澈,空气像新鲜的冰镇柠檬水泌入心脾,仿佛有清泉流过心间。

沐浴在微润的海风中,村民脸上洋溢着灿然的笑容。

而在落日岛的一隅,山谷中坐落着一户人家,她们拥有一大片紫色*的薰衣草。

每当花开风吹起时,一整片的薰衣草田宛如神紫色*的波浪,层层叠叠地上下起伏着,美丽而动人。

沿着落日岛静谧的小径走着,山谷中静悄悄的人家,古老的木门紧闭着。

陽台,窗口安详的摆放着几盆紫色*的薰衣草。

青苔爬满了山谷中老树下木屋的外墙,纯朴中浸透着恬静的美。

在木屋周围漫无边际的紫色*薰衣草的掩映下,小屋更显沧桑之美。

莞尔,母亲的一声声呼唤打破了这幽谷中闲适的宁静,给新的一天注入了无限的活力。

片刻后,从木屋中飞奔出来两个可爱淘气的小女孩,耸着肩,面对着柔柔的晨曦,沐浴着觥觥的海风。

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浸透了薰衣草淡淡芬芳的空气,而后扬起嘴角,灿烂地微笑。

披着长发的女孩是小梅,七岁。微风拂过她的发际,长长的秀发在风中翩跹起舞。

闪烁着小鹿般纯洁眼瞳的女孩是小薇,五岁。穿着淡蓝色*的连衣裙。

两个淘气的女孩在母亲的督促下,了了吃过早餐。

就提着竹篮像燕儿似的,乘着微风飞奔出门了,朝着山谷中大片的紫色*薰衣草跑去。

田里一圭一圭四散开来的薰衣草,拍成整齐的行列,一直伸向远方。

微风拂过,浪漫的紫色*波浪在风中柔美地起伏着,送来阵阵扑鼻的馨香。

陽光撒着薰衣草花束上,漫出淡淡紫色*光芒。

两个小女孩像蝶翼般在紫色*的波浪中翩跹舞蹈。

小薇,俯身,拾起朵朵璀璨的紫色*薰衣草。

捧向鼻尖,顿时,一种清新淡雅得芬芳如清泉般浸泌心田。

小薇,笑靥着灿烂的脸颊,捧着满束香气四溢的薰衣草,在风中呼喊着,跑来跑去。

烂漫的笑声,浸湿了海风,散落在山谷的每一个角落。

而小梅,悠然闲适地采摘着微露中晶莹的薰衣草,沉静而幽密的花朵,淡紫色*的花瓣,散放着迷人心脾的芬芳,。

小梅,只是在嘴边嗫嚅着,薇薇,慢点,慢点。

而后,小梅如风铃般的细碎地呼喊,早已湮没在濯濯的海风中,了无痕迹。

每当薰衣草花期,整个山谷好像穿上了一件紫色*的外套。

亘古不变地紫色*芬芳。

小薇,终于跑累了,像一只安静的麋鹿,安憩地躺在小梅的身旁。

而此刻,清晨,金黄的光晕里,绯红的霞光静默地如流水倾泄而来。

小梅挥动着右手,轻柔的梳理着小薇有点凌乱地发际,轻抚着薇薇单薄的脊背。

蓦然,小薇扬起天真的头颅,闪烁着迷离的双瞳,呢喃着。

姐姐,你不要离开我,一辈子,我们都在一起,永不分离,徜徉在紫色*的花海中,做两只快乐的蝴蝶,好吗?

小梅,勾了一下薇薇的鼻梁,微笑着。

笑容温暖而坚定。

薇薇,你是姐姐的唯一,是我的全部,就算整个世界都黯淡了,我也会为你点亮一支烛光,照亮你成长的道路,你知道吗?

小薇,似懂非懂地眨着眸子,迷离的微笑。

转眼间,时光散落了一地。

小梅提着满蓝馥郁清香地薰衣草,拉着小薇的手,行走在紫色*的田埂上。

而一路上,小薇的裙边都插着深紫色*的花束,微风拂过,荡漾了一片童真。

恍惚间,薰衣草下的天空已浸染了歌声,漫成了一幅意蕴幽深的风景画。

小薇牵着姐姐的手,欢乐地舞动着,像个永远长不大的小孩。

骤而风起,天气转-阴-,乌云密布。

小梅拉着小薇像离弦地箭似地飞奔着,但滂沱大雨席卷而来。

小薇慌张的惊叫着,小梅知道躲不过这场雨。

于是,在大雨来临之前,用稍长的外衣把薇薇裹进在身边。

只任沉重的雨点打在自己的身上。

薇薇,姐姐不会让你受到一点伤害,有我在,会为你撑起一片蔚蓝的晴空,让你快乐的成长。

渐渐,雨过天晴,海上地落日也挥手作别西天的云彩,沉入了无边的深海。

夜色*如凉,两个女孩坐在大树下的木屋前,细数着深蓝的天宇中闪烁的星辰。

小薇,挥动着右手。姐姐,你是哪颗星星呢?

小梅,仰望着苍穹,缓缓的。

薇薇,你就是银河中那颗最亮的星辰,而姐姐,则是那颗星旁闪烁的卫星,永远守护着你。

薇薇,天真的微笑,是真的吗?

小梅,微笑着颔首,是真的。

而月色*下,所有蝶翼,所有燕羽,就像夜色*一样清幽。

天边,氤氲地云霭也飘逸着薇薇天真的灵性*。

此刻,海边一曲曲渔歌,被晚风运载着从远处传来,用梦幻的光亮诉说着流星划过天际的哀伤。

而雨后,薰衣草凌乱地,散落满地。

月色*下,小薇依偎在姐姐身旁,静聆着流淌的月光在山谷浅唱。

身后,木屋的窗棂,被桔黄|色*的灯光熏染的迷离而妩媚。

今夜月色*下的海面,静静地,仿佛一块蓝色*的玻璃。

轻抚着熟睡的小薇,小梅望着远处,时光在水面上漾起的涟漪,层层散去,呢喃着。

假如有一天,我不小心离开了你,我也会在天边为你摘满薰衣草,希望薰衣草的芬芳能带你找寻到我的身影。

翌日,清浅的水露唤起了黎明。

小梅带着薇薇,又来到芬芳的山谷中。

徐然间,在拐角处,半崖上跃出一簇曼妙的容颜,竟然是一簇水灵灵的蓝色*薰衣草,在漫不经意的风中翩翩波动。

小薇,跳动着,如燕般旋转着,拽着姐姐的手。

我要那朵蓝色*的花。

小薇撒娇着。

小梅望着薇薇,轻抚着她的辫子,微笑着,笑容温暖而坚定。

薇薇,姐姐一定会为你摘到那束花的。

然后,匍匐着身体慢慢攀上半崖边。努力伸出手,终于够到了那美丽的蓝色*薰衣草。

薇薇,高兴地手舞足蹈,等着姐姐把美丽的花捧到她面前。

就在小梅从半崖边向下挪动时,一个趔趄,摔了下来。

薇薇,哭泣着,跑了过去,拉着姐姐的衣襟。

小梅,缓缓地仰起头,用右手轻轻拭去薇薇眼角的泪痕,从怀里捧出一朵淡蓝色*的薰衣草。

过了片刻,小薇拿着蓝色*的薰衣草,又高兴得像个小鹿。

薇薇,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整个胸膛都溢满了清新恬淡的气息。

小梅拉着小薇,一瘸一拐的走在幽静的山谷中。

璀璨的笑声晶莹满地,散落在走过的空气中。

小梅,心里知道,不可能永远的陪在薇薇身边,所以在薇薇的童年时光里,她会给妹妹最好的呵护。

可时光鐻然而过,到了小梅该上学的年龄了。

那天,在父亲的催促下,小梅将要离开小岛,离开那飘着花香的薰衣草山谷,离开年幼的薇薇。

薇薇紧紧的拽着姐姐的衣襟,不让她走。

在薇薇心里,知道姐姐走了,就再也没有人为她撑起一片遮风避雨的晴空。

一瞬间,眼泪顺着脸颊扑簌簌地滚落下来。

小梅蹲下身,轻轻拭去薇薇的泪痕,呜咽着。

从身后拿出一只晶莹剔透的蓝色*水晶玻璃瓶,紫檀木的瓶塞散发出淡淡的幽香。

薇薇,姐姐要走了,可能要很久才会回来,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淘气。想我了,就摘一朵薰衣草放在瓶里,姐姐就会闻到你遥远的思念。

小薇,募地破涕为笑,看着手中的玻璃瓶。

是真的吗,姐姐可以看到我的思念,那我要每天摘一朵薰衣草放在里面,因为薇薇每天都会想念姐姐。

姐姐,一定会看到的,一定。小梅坚定的说。

小薇,目送着姐姐离去,直到那帆影消失在天与海的尽头。

夜,风抱走了云,云拥走了雨,星星眨着孩子一般纯真的眸子,薇薇一个人坐在树下,看着这个宁静的夜空。

而旋转的岁月,把童年的美丽一瓣瓣深埋。

童年,在义无反顾地奔跑,而时间则在童年的身后,不可一世的追赶着,浸透着。

一天, 两天,时光如蚂蚁般穿越了薇薇单薄的记忆。

每天,薇薇都会踏着微露,采下一朵紫色*的薰衣草,放入璀璨的玻璃瓶中,然后数着自己的思念。

而后,仰起头,凝望着远方。

姐姐,你看到我的思念了吗?

久久,不愿回家。

而长久的思念在这里化蝶成俑,成为璀璨水晶瓶子中剔透的液体。

只需几滴,便已让人沉浸在迷离的氛围中,不能自抑。

每天,薇薇都缠着妈妈,撒娇着。

姐姐,多久回来?

姐姐,明天就回来了。妈妈哄着小薇。

可每一天,薇薇都放飞了希翼,却收回了落寞。

对姐姐深深地思念弥漫了天宇,如春天最后的一朵雪花,化身为一片柳絮,飘逝。

在小薇,幼小的心里,如果把一生的光-阴-凝聚成时光长河中那一瓣恒久的馨香。

她愿意在下一个时刻,与姐姐重逢。

多少个日子过去了,那袅袅的旋律,那馨香的气韵,流淌在时光的溪涧里,流淌在童年的记忆里。

小薇闭上眼睛,不再忍看时光轻易地划过她的面庞。

姐姐,你还好吗?小薇好想你。

终于有一天,小梅写信说,就要回来了。

那一刻,小薇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她欢呼着把信笺抛向花丛。

在薇薇幼小的心灵深处,小梅是她的天使,守护着她,快乐的成长。

第二天,晨曦微露,小薇就早早起床了,不顾妈妈的呼唤,怀揣着装满薰衣草的瓶子,朝着海边跑去。

她要让姐姐看到,满瓶薰衣草中浸出的日夜思念。

一路上,两旁耸立着高大的梧桐树,陽光照耀在古老的石板路上,小薇的脚步在山谷中轻轻作响。

小薇,来到海边,坐在一望无际的海边,把脚慢慢地伸入水中。

轻轻摇晃,看一圈圈的涟漪像姐姐温柔的双手般抚摸着她。

时间一点点流逝,晚霞染红了半天,却仍不见半点帆影,小薇心里一点点失落。

终于,幕落天黑,小薇孤单的凝望海与天的交汇处,却找不到姐姐的方向。

晚风夹杂着海浪,来来回回,永不停息地拍打着海滩,亦在小薇的灵魂深处溅起了孤独的浪花。

打开瓶塞,一瞬间,凝重的薰衣草清香扑面而来,小薇心里隐隐作痛,却不知道为什么。

伴随着母亲的呼唤,在银色*的月光下,踏上了回家的路。

这一夜,小薇抱着水晶瓶,在满屋的薰衣草中,静静的躺着。

回忆着那些记忆里熟悉的芬芳,她知道或许再也没有人保护她了。

翌日,清晨,一则消息传遍了小岛。

一瞬间,山谷的薰衣草失去了芬芳。

昨日,中午,从外地驶入小岛的客船,不幸遇上了罕见的大风,所有的乘客全部罹难。

在打捞时,竟然发现,有一个女孩手中握着一个装满薰衣草的瓶子,而嘴角却浮现出淡淡的微笑。

而此刻,薇薇还在海边痴痴地等,等那个可以给她一生呵护的姐姐,或许永远没有结果,抑或来生再见。

王雨枫

于09年12月18日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