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网!

卖糖葫芦的老太太

伤感散文 时间:2020-08-12 15:56:13

卖糖葫芦的老太太 天已经很黑了,我下班路过灯塔路口的时候,见一个卖糖葫芦的老太太,推着个小推车,箍着头巾,在寒冷的夜晚,轻轻的叫卖。 恰好我在等人,就与老太太攀谈起来。在攀谈中知道老太太60多岁。我说年岁这么大还出来摆摊。老太太说:“没有办法啊,不出来咋生活。”在交谈中我才知道,老太太不是本地人,孩子在家有点残疾,收入有限,孩子还要养活他那一家子,生活不宽裕,老两口没有办法,就到安陽谋生,两个人租了一间半的老旧房子。租房一个月要200块钱。我说你不让老伴出来摆摊。老太太说:“老伴身上有白癜风,都是吃的东西,怕别人看见了没人买,他在家打货,制作,我出来推销。”老太太说,如果遇到好的时辰,一晚上可以挣到20多元钱,一个月就是500来块。除去房租,老两口就是一个月300来块钱的生活费。 路上的行人都是急匆匆的回家,大路上车水马龙,树上寒风摇晃着那瘦瘦的枝干,裹着鸭绒衣的姑娘在商店出出进进,开公车的领导忙着会客,小学生忙着回去写作业。路上的树叶在车流与风中叱叱的滚动。偶尔有几个要糖葫芦的人,老太太就很热情的招呼着客人,没有顾客了,老太太就轻轻的叫卖:“糖葫芦,酸甜可口”。 城市的夜,有的地方灯红酒绿,有的地方黑魆魆的,喧嚣的夜空中回响着老太太吃力的吆喝声。 后来我又知道,为什么这么晚才出摊,出摊早了怕城管赶,就是趁这个空挡出来摆摊,挣个生活费。我想如果有个三灾病难的那该怎么过? 灯塔路口东边是安陽最豪华的“中豪歌厅”,华灯初上,歌声袅袅;北边是海参馆,轿车满地,门庭若市。灯塔路与东风路交叉口是老太太的冰糖葫芦摊。 生活对有的人来说,那是饱食终日,无忧无虑,舒适、幸福,很陽光;对有的人来说,生活就是为了活着,生活就是挣扎。 在昏黄蒙胧的灯光下,我看着老太太那迷茫、呆滞,麻木而又有些刚强的眼神,很感动,我很钦佩她这种坚韧的劳动精神。因为别人都下班了,他才开始在冷峭的寒风中“上班”。多少年我都没有吃过糖葫芦了,我觉得我该买几串了。 回到家我还是唏嘘感叹:酒楼小吏海参肥,歌厅少女妙音飞。老妪风寒冰葫芦,一夜辛劳两人炊。 在冰冷的夜我给老太太祝福,祝福老太太今晚能有个好收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