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网!

不能放弃你的爱

伤感散文 时间:2020-08-12 15:56:13

想说爱不是很容易,想真爱一生更是不容易。一个朋友讲了一个关于爱与情的故事,那故事的演绎,折射出在时代的变幻中,人们的那份浮躁与无奈,那份真诚与执着。

他的一个战友姓张,在省会郑州某个教育部门供职,这位先生是豫南农村走出来的,当兵、考学,最后落脚郑州。在部队时爱上了一个四川女兵,这个女兵也是我朋友的战友叫萧红,在卫生队当卫生员,一次这个姓张的战友到卫生队住院时,被这个卫生员的美丽与善良深深地吸引了,后来他了解到这个卫生员是一个教授的女儿,在交谈中感到这个女兵很有文学素养。在他住院的那段日子,古今中外的的那些文学名人成了他们沟通的桥梁,他们有时间就在一起聊,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安然,东坡“大江东去”的豪放,“小桥流水人家”明丽;”过尽千帆皆不是“的哀怨,使他们彼此心灵产生了共鸣。交流中,小张心里悄悄爱上了萧红。在以后的日子满脑子都是那姑娘蝴蝶样飘来飘去的身影,但是除了在彼此用眼神碰撞之外就是书信的往来,他们说自己的理想,也写诗填词,互相的吟哦。尽管彼此都有那份绵绵的眷恋,可谁也没有点透。后来他们就开始了爱的马拉松之旅,给她写信,给她借书,出院后有事没事去卫生队看看。两颗滚烫的心,都在幸福的期待,可在那个年代,想说爱还真的不容易。小张真切的感到,这个美丽的女兵是能让自己燃烧的女人。然而在彼此复员的时候,谁也没有勇气表白彼此的爱,激*情燃烧的岁月却没敢也不敢表白彼此青春的情怀。

两个相互眷恋的人都复员了,相互揣着彼此的牵挂复员了。女兵分到了郑州某医院工作。姓张的战友回了老家豫南,小张不甘心命运的安排,后来自己考上大学,在大学他仍然惦记、牵挂着远方的那个她,写信、写信......在字里行间倾诉自己绵绵的心迹。他向往“月上柳梢头,人月黄昏后”的那种缠绵,他向她表达:“愿做比翼鸟”,“我挑水来你浇园”那种强烈情感意愿。他满是热烈的信,一封封把自己的那份爱慕,表达的淋漓尽致,后来自己大学毕业时,萧红通过关系把小张留在了郑州,分到省会教育系统工作。从当兵开始追,到现在一追就是八年。有情人终成眷属,两颗心慢慢的贴近了,最后丘比特神箭终于射中了,爱的花儿终于开了,两颗心紧紧地贴在了一起,小张与萧红都沉醉在了那爱的世界里。

星转斗移,十几年过去了,慢慢的,渐渐的,岁月的激*情成了亲情,当年的小张已经成了老张。

萧红是一个聪明而又是很有上进心的人,勤奋好学,她经常发表论文,后来成了某研究所的领导。萧红因工作关系经常出差,在时间差的空间里,老张与他们两口经常照顾的研究所里一个女临时工越位了。那位临时工是山东人,30来岁,带着个孩子在郑州萧红的研究所打工,萧红给予她许多的关怀与照顾,萧红把临时工的艰辛故事告诉了老张,老张也伸出了同情的手,经常帮助她们母子俩。于不经意间,老张与打工的女人,在灵与肉焦灼中走偏了。

老张也许是,那份已经完全属于自己的,曾经千呼万唤而追寻来的美,似乎已经褪色*了,审美开始了疲劳。在喧嚣、浮躁的现实中,慢慢的被那灯红酒绿的暖风熏醉了,先是精神的出轨,接着,就是精神伴着自己的躯壳一起出轨了,那个曾经是自己八年寻爱路上最耀眼最美丽的终极目标,被撂荒了。

事发后,那曾经花一样的女兵萧红,对老张下了最后的通牒:走人!

老张愧疚的心在流泪。山东的打工女人,找到萧红请她原谅老张,说不是老张的错,是自己错了,对不起给自己太多呵护的大姐与大哥。之后,打工的女人带着孩子默默离开了研究所,离开了郑州。

萧红不能接受那份本不该别离的伤痛,自己找个理由又“出差”了,因为他不愿看见老张走出家门的那心灵家园破碎的悲情场景。

苦苦追寻来的爱妻走了,自己也该离开了,在离开家的那天晚上,她与女儿在那幽静的小巷里散步,默默的......好久谁都不说一句话。在天上飘起雨的时候,老张对女儿说,为了爱**,我追了八年,从这里走出去后,我要再用八年把**追回来,即使风雨兼程。在微黄的灯光中,女儿看不清爸爸脸颊上是雨水还是泪水,此时,唯有的就是说不出的伤感于幽怨。

拿着一张情感分手的下岗证,还有自己的洗漱用品,老张悄悄地离开了那温馨的港湾。看着那曾是自己与爱妻浅吟低唱、举案齐眉的家,默默地说:我的妻,我不能放弃你的爱。

当年老张得到那份纯真的爱时,战友们说老张好幸福;当老张把爱亵渎时,战友们说老张,泥腿子吃到了天鹅肉还当猪味道,不知好歹。

想说爱真的不容易。老张,知道自己记错了,对那曾经是自己梦中女神的妻子,在心里自己不知多少遍的忏悔:对不起--爱妻。他知道,自己的妻子能把爱给了自己,那是自己的造化。

妻子少小的心灵里曾经有过使人痛心的创伤,她是四川人,父亲是四川某大学的教授,由于出身不好,在大学里倍受磨难,妻子在小时候,就被小伙伴们看成是有政治病毒的女孩。后来长大了,就跑到在驻豫某部队服役的姑父那里参了军,在部队,她是一个很优秀的女兵,萧红喂过猪,当过饲养员;做过饭,当过炊事员,后来成为一名很出色*的卫生员,她像一个小白鸽一样,像天使一样,在自己心灵的天空飞翔着,经过漫长的苦苦追寻,得到了那份最美丽的爱,可是自己却让精神走私了,迷失了自己。

老张在自责、在精神的砥砺中,又度过了八年,这八年,就像八个世纪,老张对曾经的爱人点点滴滴的情,桩桩件件的事终于打动了她的心,妻子原谅了老张,老张又回到了那个温暖的爱巢。

如何让爱情保鲜啊,当爱情的甘泉,流淌成欢快的小溪,飞跃成婚姻家庭的大河时,水域变宽了,水面平稳了。河水中增添了客船,客船上承载着双方的事业与那深沉不变的爱,在美丽的爱河里荡舟,看两岸醉人的风景,那舵手就是夫妻双方啊。
我朋友说,他的战友都不同意他们重圆那个破了的镜子,但是,女战友萧红,可能被老张这后八年的耐心与忏悔打动了。还说当两只满是沧桑的皱巴巴的老手又牵在了一起时。老张动情的说:“与你最浪漫的事,就是与你一起慢慢变老。”

想说爱真的好不容易。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