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网!

亲情散文图文推荐
亲情散文最新文章
  • 尘世里的初相见2020-09-10

    陌生的村庄,在屋门口坐着摘花生的老妇人,脚跟边蜷着一只小黑猫,屋顶上趴着开好的丝瓜花……这是一次旅途之中,无意间掠入我眼中的画面,没有什么特别的,但就是常常被我想起。那个村庄,那个老妇人,那猫那花,它们在我心

  • 不离不弃的亲人2020-09-10

    我,老公,现实,生活,爱情,亲情,这些复杂的元素交织成一首生命交响曲,在我耳边跌宕起伏。  我和老公,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没有你追我赶的艰辛,也没有玫瑰百合的浪漫,更没有分分合合的痛楚。走在一起水到渠成,轻松自然。  老公是一个温柔的人

  • 感恩的心2020-09-10

    懂得感恩,是收获幸福的源泉。懂得感恩,你会发现原来自己周围的一切都是那样的美好。  曾听说过这样一句深刻而哲理的话,“落叶在空中盘旋,谱写着一曲感恩的乐章,那是树对大地的感恩;白云在蔚蓝的天空飘荡,描绘着一幅幅感恩的画面,那

  • 母亲的磨难2020-09-10

    蔡建伟家徒四壁都不足以形容当时的困窘。面对如此境遇,母亲着手的第一件事竟是指导没上过一天学的父亲认字识数。母亲20岁时,姥姥就去世了,那时舅舅、大姨已经结婚生子,姥爷常年忙得不着家,于是两年后,母亲草草嫁给了父亲。年轻的

  • 家乡看炊烟升起2020-09-10

    离开家乡已有数十年了。每每回家乡,都如歌谣般亲切。  家乡的山,家乡的水,家乡的路,家乡的一切,是那么的熟悉。每年春节前夕,回到家乡,我都会踏着那些熟悉的小路,去寻访那些似曾相识的儿时的故事,去寻觅那些快乐而悠长的多姿多彩童年时光。那石

  • 快乐外婆家2020-09-10

    嵊州黄泽镇,我的外婆家,其实早没家!  但我总在寻找那些已经发黄的照片,拼接那些已经支离的片断;寻觅散落在那里的一溪欢笑,捡拾遗失在那里的满街故事。  父亲到黄泽工作,单位与外婆家相邻,成就了与母亲的姻缘。我出生后,全家就离开黄泽到杭州

  • 过平淡的日子2020-09-10

    对生活没有太多要求的我,喜欢从简单中扑捉那份真诚,从平淡中感受那份质朴,喜欢追逐晨曦里的彩霞;喜欢蓝天白云下的花草;更喜欢夕阳下的黄昏。用心品味着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用情感解读着日子里的五味杂陈,从不羡慕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我深知:人生只

  • 宠爱,不是真爱2020-09-10

    爸妈再忙也要把这个故事说给孩子听,将改变您孩子一生的命运!从前,有个小孩问他爸爸:“我们很有钱吗?”爸爸回答他:“我有钱,你没有。”这个小孩从小就会自己努力,等继承了父辈祖业,也会如此传承

  • 爸爸让别哭2020-09-10

    每年此节,只此一次,我好想表达对他的爱。养育我,已二十余年,时光匆匆,满载风霜,两鬓悄然斑白,又添沧老。  我想,还是写份心灵絮语告诉他,我有多么爱他何不好呢?这也许比小时候,用自己存来的零花钱,买小小的礼物相赠来得真切呢?现在他并不缺

  • 母爱,五月为你放歌2020-09-10

    世上有一种情感,最伟大无私,那就是母爱。一直记得唐代诗人孟郊的这首诗:“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从小在我的脑海中,灌输着一种精神理念:女性的温柔、善良、贤淑、

  • 对不起,妈,我生病了2020-09-10

    亲爱的老妈,这是我第一次给您写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有些话,我只能以这种稍显愚笨的方式来跟您说说:  对不起,妈妈,我生病了,还是白血病。  都说越努力越幸福,我也以为考上大学上了研究生,就能让您离幸福更近些。可事实证明,我的努力给这个

  • 回到单庄2020-09-10

    我是在六月三号从郑州老家商丘的,现在是麦收的日子,很多出外打工的父老乡亲都回到老家抢收麦子。我的父亲不止一次的对我说,农不误时,也就是说干农活要抓紧时间,不能耽误一分一秒,比如说别人家的麦子都颗粒归仓,你家的麦子还在麦场上,一场暴雨来临

  • 一些人,来不及再见2020-09-10

    1。  我不记得外婆和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了,同样,也不记得和外婆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  记事起,每年大年初二总被强制带到外婆家,无论多么不情愿。  童年,少年,青年,成年,每个时期,无论叛逆,无论安静,总是讨厌这一天,大年初二。一大

  • 父亲的老情书2020-09-10

    那天想找枚铜钱做个毽子给侄女踢,娘说在箱子底有几个,但记不清是哪个箱子了。于是,我在那两个漆迹斑驳的大红箱子里翻腾。箱子很旧,又笨重又难看,我们多次建议将它们“库藏”起来,可娘不采纳。记忆里这两个箱子也从未曾离开

  • 母亲的蝴蝶2020-09-10

    母亲的蝴蝶 邱冬夏母亲不是传说中的祝英台,虽然母亲刚刚仙逝,我当然无法知道母亲是否会幻化成一只给我祝福的蝴蝶。但是,母亲生前却曾经同一只美丽的蝴蝶发生过隐秘的联系,因为那是一只向母亲报喜的蝴蝶,也许就是这只神秘的蝴

  • 一碗捞面条2020-09-10

    到洛阳出差一周了。  下午忙完,我便决定回趟老家。夕阳余光游走在城市楼房的轮廓中,呆板大街上车来人往。我不喜欢城里的热闹,会吓跑夕阳,家里这时候,风是轻的,田野是静的,夕阳是害羞的。  大巴车只到镇上,离老家还有十里路。一下车就听到有人

  • 瘫了,也没有人来了2020-09-10

    昨天,听邻居说,我父亲说过的一句话:“瘫了,也没有人来了”!是呀,奶奶今年已是九十七岁的高龄了,三个月前,不知怎么回事,一直在吊水的她,突然站不起来了,她的腿失去知觉了,麻木了,哥哥从县城请来老专家诊断,确诊她后脑已

  • 父亲慢慢变老2020-09-10

    父亲,已经80岁了。  刚才,在淋浴间,我给他洗澡,细细地搓背,给他用洗发水洗头,用沐浴露擦身,父亲闭着眼睛,一副惬意和享受的样子。这会,听着他细微的鼾声,偶尔一句的梦话,我的心格外的欣慰。小时,父亲就是这样在村后的小河里给我洗澡的,那

  • 父亲的麦地2020-09-10

    父亲的麦地 赵自力父亲侍弄了大半辈子的庄稼,对庄稼怀有我们难以理解的情结。这不,已经60多岁的他,还是雷打不动地每年都种起了小麦。谷雨过后,气温大幅度回升,小麦就开始疯长了,父亲就开始忙起来。

  • 我想您了2020-09-10

    还是很想您,  您呢?  十年了,您过得怎么样?有没有在想我呢?其实心里有好多好多的话想要对您说,和您分享,但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十年,您离开的十年里,发生了好多的事情,有快乐的,伤心的,难过的,生气的……我

  • 母亲,送您去土地深处2020-09-09

    ◎文/黄土路黄昏的时候,我坐在乡村中学的土坎上看电视,听见有人用壮话唤我的小名。我挤出看电视的人群,看见暮色中站着两位大哥。他们说:快点回家,你母亲看来不成了。我的头脑随即嗡地响了一下,陷入一片迷乱。待

  • 父亲的遗物2020-09-09

    父亲的遗物 张鹏程父亲走了,那个凄清的深秋,在我们极力挽留了五年之后走了。在最初的那几年,靠着那些遗物,维系我们和父亲的联系。在父亲还没有走之前,那杆猎枪似乎就成了“遗物&

  • 奔跑的母亲2020-09-09

    奔跑的母亲 有人说她是长跑天才,有人说这是贫困造就的冠军,还有人说无需理由,这就是一个奇迹。是的,又一个体育奇迹。不过缔造者并非职业运动员,而是,“母亲&rdq

  • 一碗情深2020-09-09

    一碗情深 李光彪在那个肠胃生锈的年代,我和二姐如母亲饲养的两头猪崽儿,肚子像条大麻袋,再装多少吃食进去都感到饥饿。因此,二姐和我常为吃饱肚子而争执打闹。家里吃饭盛菜用的全是土陶碗,由于

  • 记先父母二三事2020-09-09

    记先父母二三事 先父仕辉公与先母 陈慧群女士,同属广东省大埔县桃源乡人。早年先母随先外祖父母浮海来越谋生,经营万海通蚊帐枕褥店于堤岸水兵街。后来在同街开了分店,以四海通为店名,交由 先母营运管理。 先父母结婚后,先父志在四方,经常来往越

 554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