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网!

命运是这样拐了个弯

说说 时间:2020-08-17 08:25:54

一磊磊从小在北京的爷爷奶奶家长大。一次在胡同中踢球,磊磊被路过的体校足球教练看中,从幼儿园到小学一年级到初中,他都踢球。是体校少年足球队的一员虎将,曾被选拔到巴西踢过一年球,入选过少年国奥队。是公认的未来国脚。可是远在B市的父母,却希望儿子上大学,怕延误孩子,他们要求将磊磊转到B市上学。教练赶过来做父母的工作,母亲说:“您能把磊磊户口转到北京吗?不行,高中毕业我们回原籍参加高考。顶多考个专科。那磊磊的一生就毁了。”教练耷拉下脑袋,动情地说:“回去让孩子别断了踢球,十多年的功夫别毁了。”“那就不劳您操心了。”母亲说完,拉起哭得红肿眼睛的磊磊,头也不回地走了。站在一旁的体校队的小伙伴王晨、李斌也哭了。磊磊回到东北一个偏僻的小城,妈妈爸爸和他郑重地谈了一次话。为了上大学,暂且忘了足球。也不要和任何人透露在北京巴西踢球的事情。并当着他的面,用刀子把家里存放的一个漂亮的足球捅穿。随垃圾一起扔到楼外。磊磊在足球被捅穿的瞬间,心碎了。可是他觉得父母出于对他的爱,才想出如此下策,自己要听父母的话。他一头扎进书本中,争取初三中考,留在五中。留在五中上大学就有希望。为了上这所学校,父母掏出赞助费3万元,那是父亲大人一年的工资。只是到了放学的路上,看见一个纸屑或塑料盒躺在路边,他会飞起一脚。将它们踢得远远的,仿佛是在铺满绿茵的足球场上,抬脚射门。二本来渐渐淡忘的足球,莫名其妙地又因为一件事勾引起来。明年全国中学生足球赛将在B市举行。为了迎接运动会,全市要组建一个高水平的足球队。为了选拔人才,各学校要求组建校队,规定校队队员中考加5分。别说5分,半分之差全市就是半操场人。几乎所有同学都加入了选拔考试。考试很公平,体育老师刘忠守门,谁能将球踢进了体育老师的门,就算进了校队。同学们纷纷助跑,大声吼叫,再飞起一脚,沉甸甸的球被踢起来,软软地飞向球门,被刘忠老师慢悠悠伸出一双大手捏住,踢球的男生一个个耷拉脑袋躲到一边。轮到磊磊,他站在球边,没吭一声,只是抬起右腿,悠悠然一挑球,球在空中划了个弧,稳稳地不慌不忙地打着旋儿掉进左边的网窝。“漂亮!”同学在喊,有的甚至鼓起了掌。刘老师却说:“你这不是踢球,你这是演杂技,软绵绵的,不算。重来!”说完,把球扔给磊磊,同时岔开双腿,双眼紧盯着磊磊的脚,紧张得脸颊的肌肉跳动了几下。磊磊也不吭声,弯腰把球放在点球的位置,后退几步,然后跑动、加速、起脚。从磊磊绷起的一疙瘩一疙瘩的腿部肌肉,知道他把力量集中在腿上,脚丫像一个铁铲,“叭——”球像出膛的子弹直奔体育老师的脸,偌大的身躯,仰面倒下,球擦着门的上梁进了球门。同学们第一次看见听到足球被铁器般的东西猛击后,发出一种怪怪的发闷的声音。速度之快使人看不见球,仿佛一瞬间消失了。只有磊磊知道,自己如铲的脚丫,是十年来无数次的高强度训练出来的。腿步的力量,是每天早晨绑着几十斤重的沙袋跑步上山练就的。刘老师没有想到,面前文文静静、走路不紧不慢的小伙,脚丫竟如此柔中带钢。只听到脚踢球的声音,眼睛没看见球,鼻子却一阵疼痛,自己被球挟带的强力击倒。躺在冰凉的地上,从体育学院毕业的他,知道这是全校学生中最好的球队人员,他知道磊磊两次射门,没有十年的功夫踢不出来。他想跳起来大喊一声:“好小子,五中校队非你莫属。”可是裤兜里一沓东西硌疼了他的屁股。那是刚刚收的一位家长的钱。他已答应让送钱的家长儿子进校足球队。并且这是收的第十二个。名额已满,要收磊磊就需把钱退回去。进了兜的钱他舍不得往外掏了。鼻梁火辣辣地疼,手一摸,他看见了血。磊磊慌忙上前去搀他,他甩开磊磊的手说:“你小子太狠。这球不算。”说完把大伙扔在一边,去了校诊所上药去了。三一年一度的市中学生足球联赛开始了。五中的头一场赛就碰上了上届冠军——二中足球队。其实二中队是大家都知道的市体校队。一开始,二中队就连进三个球,然后就一会传到左边球场,一会将球长吊到右边球场。使五中的队员们疲于奔命。当他们满头大汗,步履缓慢时,二中就来个中路突破,起脚射门,又进了两个球。5比0。看台上的二中学生齐声喊:“逗你玩!逗你玩!”五中的男生则扯着嗓子高喊着自己的校队教练的名字:“刘忠——下课!刘忠——下课!”当着二中、五中几千名师生的面,刘老师胀红着脸,站起身又坐下,坐下又站起。他必须尽快扭转战局,不然真有落聘的危险。他不太情愿地拿来一身五中足球队的队服递给磊磊说:“下半场,你上!”下半场开始前,天空忽然下起了大雨,把无草皮的球场灌了个饱。球场上到处是一泊一泊明亮的水洼子。磊磊的上场令大家格外兴奋,磊磊一脚把教练踢得鼻子挂花的趣事,早已通过学生们口口相传,变成了一球闷成了鼻梁骨骨折,在家歇了个把月不能上班,磊磊也就彻底和球队无缘了。 现在没辙了,危机关头只好启用磊磊这个冤家了。还好磊磊无所谓,立刻精神抖擞投入战斗。他招呼大家手拉手抱成一圈,头抵头,他喊一声:“雪耻!”声音宏亮而带磁力。队员们也随着一声:“雪耻!”他带领队员跑步上场,前面一个水洼,他一个箭步跳到水洼中间,故意脚踩泥水,随意蹬踏,水四处飞溅,溅向同伴溅向自己而毫不躲避。队员们也随着他的样子,蹬踏脚下的水涡,顿时,五中的队员像穿着迷彩服,或者像被泥水淋湿的小泥猴。这阵式令场外的人惊呆了。磊磊说:“这是临阵拚博的准备。”哨声一响,磊磊带球杀向二中球门。二中队员懒洋洋地堵截,磊磊从对方球员头顶轻轻一挑球,过一个队员。又从对方岔开的双腿轻轻一拨球,又过了一个队员。守门员主动出击,他不慌不忙晃过守门员,轻轻把球送进球门。看台上的人们呆了,只见磊磊轻重缓急,拿捏得恰到好处。快了,球踢歪了或高了,功亏一篑。慢了,防守围上来,失去进球最佳时机。他在球场上跑前跑后,杀进杀出,不一会功夫,磊磊一人独进四个球。二中的教练沉不住气了,扯着嗓子在场外喊:“全部回防,不要让他靠近球门!”话音刚落,在中场拿到球的磊磊忽然大脚远射,球在空中打着旋儿划了一个长长弧线,擦着门柱掉进网窝。5 :5。看台上所有学生都站起来鼓掌跺脚呐喊叫好。包括二中的学生,仿佛是自己的球队进了球。二中教练站在足球场外,呆愣愣一动不动。他曾在省足球队踢过前锋,球场中央大脚远射几乎不可能进球,可奇迹就在他眼前发生了。这小家伙几乎是横空出世,进球如探囊取物。他激动地冲刘忠教练举起大拇指。一阵凉风刮过,二中教练清醒了许多。他率领的二中队在B市足球场上叱咤风云,百战百胜,今天就要败在一个刚刚组建三个月,被认为是三流对手的脚下。他一个堂堂的教练将威风扫地。他发疯般地跑到球场边,冲球场上的队员喊:“全部回防,靠点球胜!点球!”在场的人都明白,二中每个队员脚下功夫都厉害,可五中除了磊磊,其它队员都太面了点。体育老师刘忠也扬起手冲磊磊喊:“再加把劲!”角球。五中获得了一个角球机会。磊磊估计终场的哨声要吹响了,这一球几乎是最后的希望了。他跑步上前,拍拍发脚球同学的肩膀说:“兄弟,看你的了。”那同学点着头,可身在抖,腿在抖,身体仿佛僵直了。磊磊蹲下身,揉了揉同学的腿说:“紧张是吗?不用怕,放开踢!”然后站起身说:“你只要把球踢到球门正中,尽量往高踢,剩下的就看我的了。”那位同学低下头,看见磊磊膝盖的肉因跌搓而翻过来,鲜血染红了护腿板。那是被二中的队员围追堵截留下的。一种力量在同学血管中涌动。他迎着磊磊的目光坚定地点点头。跑动,加速,起脚,球高高地飞向球门禁区。球太高了。二中队员眼巴巴地望着球从眼前划过。忽然一个身影迎着球出击,双腿往下一沉,同时又一跃。没有人阻挡,大家认为球太高了,几乎不可能顶到。连磊磊在起跳前也打鼓,可是半年没沾球了,他的周身血液被憋得不停涌动,现在终于有了发泄的机会,自然像决堤的湖水,一泄千里,爆发了从未有过的力量,也跳出了平时跳不出的高度。那披散开的头发在雨后阳光照射下,金光闪闪。只见头颅一抖,球像长了眼睛,呯地像炮弹射向球门。球进了网窝,守门员站在那里还发愣。他竟然不知道球是从什么角度顶进的。比赛结束的哨声响起。五中的队员们脱下灌满泥浆和雨水的鞋子,高高地抛向空中。五中看台上,不知哪位女生站起喊了一声:“磊磊——”众多女生几乎是齐声高喊:“我爱你——”瞬间一位男声也紧跟着喊了声:“我也爱你!”看台上一阵大笑。接着爆发一阵雷鸣般的掌声。磊磊并没有像小城市里的学生那样,胀红着脸摆摆手或忸怩作态,而是在一群泥猴般的队员簇拥下,绕场一周,向大家挥手致意。看来应付这种场合,磊磊司空见惯,处理得恰到好处。二中教练眼珠子一刻不停地没有离开磊磊,他突然站到磊磊面前,手指着他鼻尖问:“你是谁?”没容他回答,同伴几乎一口同声说:“我们五中的磊磊!”二中教练厚嘴唇有点颤抖说:“我研究过出征巴西的少年国奥队资料,你是主力前锋磊磊!”磊磊不置可否。但那神情似乎默认了猜测。教练想起几个月前,全国足球大赛组委会负责人让他请客,说他捡了个大便宜,相当抓了个五百万彩票。并说他所在市今年有夺取冠军希望。他云里雾里不知咋回事,现在知道了,培养一个磊磊这样的运动员,那钱岂不花扯了。他上前一把抱起磊磊,冲二中的队员喊:“看——,这是国奥队主力前锋磊磊!”二中队员先愣一下,瞬间明白过来。一拥而上,把磊磊举到空中,欢呼着绕足球场一圈,仿佛取得胜利的是二中足球队。闹得两个学校的师生都莫名其妙。五中足球队在磊磊带领下,一路过关斩将,击败五十多所中学足球队,获得冠军。并被保送留在了五中。磊磊又代表B市参加全国少年足球队比赛,也获得冠军。B市少年足球队总教练是二中足球队教练。在泰丰楼请五中刘忠吃饭,借着酒劲,戳点着他的脑壳说:“你小子心眼小得针别似的,差点把价值千万元的足球人才扔进犄角旮旯而视而不见。”刘忠不住点头,他心里明镜似的,是那一万元钱把他的心占得满满的,容不下磊磊这个人才了。四其实这个故事读到这里,是否感觉不真实。世界上咋那么巧赶上二中和五中的比赛。怎那么巧五中被二中踢得一踏糊涂。怎么学生那么胆大敢喊刘忠老师下课。偏偏刘忠还出于自尊才请磊磊上场,演出了一场临危受命的绝佳故事。这不过是磊磊躺在床上,自己编织出来感动自己的白日梦。实际五中足球队刚踢第一场就被B市体校队,即二中足球队轻轻松松淘汰掉。虽是在绿茵场上,可周围没有那么多观众,只有三三两两的行人。校长给败军之将们鼓劲,“好好踢,明年再来!”可大家暗自窃喜,他们都因为以特长生的资格加五分而留在了五中,给父母省了3万元的赞助费。磊磊背公式、单词、古文已是昏天黑地,人瘦了一圈。老天保佑,他留在了五中,考上了省里一所二类本科。因为学的是中文,毕业分配在一家文学杂志社里任编辑。这年秋天,杂志社举办一个笔会,邀请了国内知名作家。可晚上作家们纷纷要求换酒店。因为酒店里不能播国家足球队和省足球队一场重要争夺赛。换酒店意味着多花出一大笔住宿费。杂志社素来经济拮据,可来的这群作家都是杂志社骨干作者,得罪不得。磊磊发话了:“你们不是看球吗?我带你们到体育场,看现场比赛。”一个作家说:“一张票都炒到五千元了。可想买一张票,没戏。”“我让王晨、李斌出来接咱们。”大家愣了,磊磊说的这两个人都是红得发紫的大牌球星。记者想见都没门,还让人家接咱们,乖乖!说昏话吧!主编摸摸磊磊的头说:“不烧呀!”磊磊悄声说:“他们俩是我师弟。我曾介绍他们进的体校,并手把手教过他们踢球。”众人面面相觑,半信半疑。杂志社的面包车开到体育馆后门,就看到俩个穿着红色运动衣,胸襟上印有国徽的运动员早已站在那里了。主编和作家们跟随磊磊走上前,一番介绍后,作家们眼冒金光,当即提出照像合影。姿式还没摆好,几个追星族的小姑娘,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抱着王晨和李斌不撒手,同时冲同伴喊:“再照!再来一次。”并狂热地把印有红唇的纹印,火辣辣地印在两位小将的脸颊上。体育馆保安冲过来,连推带搡撵走这群小姑娘。可她们依然举着花花绿绿的笔记本喊:“还没签字呢!求您签个字吧!”王晨说:“我们就怕纠缠不愿出来。可今天师哥来,就是天空下刀子,我们也得豁出去。”主编问:“磊磊还当过你们师哥?”李斌说:“他踢得比我们好!可惜,改行了。”主编和诸位作家都半张着嘴巴,惊愕得眼睛瞪得大大的,如在云里雾里。磊磊比赛完就留在了国脚们住的宾馆。晚上和王晨、李斌挤在一起,谈起在体校踢球的一件件事,他们依然清晰地记着。第二天早上他陪着兄弟俩练球,他上下左右跑动、传球、带球、射门。他从来没这么惬意过。他想起自己做梦,第一个梦场景是球场,第二个梦场景依然是球场。梦见自己带球过人、进球,过关斩将。噢,他明白了。虽然早就远离了球场,可冥冥之中依 然和球魂牵梦绕。哥俩问了磊磊的收入。“一年五万元吧。”磊磊脱口而出。哥俩互相看看没吭声。“你们呢?”哥俩依然互相看看没吭声。“怎么?跟哥们还保密!”“一年差不多五百万吧。”王晨喃喃地说。这回轮到磊磊不吭声了。李斌拍拍磊磊肩膀说:“你改行,还能当编辑,我们要改行只能像咱们没混出来的哥们一样,到酒店当行李员,负责拖运行李。因为有股子傻力气嘛!”从体育场回来后,磊磊三天没和父母说话。父母窃窃私语:“咱们没得罪儿子呀!”经过学校门口,撞上了刘忠老师。刘忠像往常一样和他打招呼,磊磊一低头佯装没看见,过去了。忽然鼻子一阵发酸。磊磊长这么大第一次流了泪。他想自己本来可以成为国脚。可路边的几朵小花使他在父母牵引下欢呼着跑向岔道。命运从此拐了个弯。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