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网!

种篱笆

说说 时间:2020-08-17 08:25:54

春雷一起,几场春雨润过,父亲便要种一茬新篱笆了。篱笆要用去年的新高梁杆夹,根根千挑万选,尚还散发着原野的清香。篱笆夹好,点上一圈的豆角儿,便又是一场春雨。几只家雀儿借着春雨梳完头洗完脸,用嘴抿抿翅膀上的羽毛,站在篱笆尖起劲地吹着口哨。它们大概是瞥见了菜园里那些不安份的家伙们在蠢蠢欲动吧。南墙边是去年留的羊角葱,悄然钻出,早早地先青了垄。紧挨着的是一畦俯首帖耳的韭菜和两架肥头大耳的黄瓜秧。菜园里顶数向日葵是最不安生了。去年落下的种子,说不定什么时候会从土里拱出来,摇着大脑袋大大咧咧地甩出了两瓣肥叶。余下是大半园子的土豆,久久不见动静,在大毛毯似的肥土里憋着劲儿地要往外蹿。一入了五月,满菜园子的绿意便要再也关不住了。一汪汪的新绿,你推我我搡你,扯着篱笆向外拥。豆角秧子们早早地攀上篱笆,手拉着手,膀子摽着膀子,牢牢地看紧篱笆,生怕哪个顽皮的家伙会挤出去,再也拉不回来了。几簇擎着紫莹莹小花的牵牛咧着大嘴,没羞没臊地跟豆角秧们摔着跟头抢风头。地上几株杂草扒着篱笆向外张望,起哄似地摇旗呐喊。这些捣蛋鬼,去年过了五月就没看住,今年又来跟他的豆角们争地盘儿。父亲就与这些牵牛花们斗上了气儿。父亲弯腰终是不便,索性便跪在地上,两个膝盖在篱笆边的豆角秧下交替捣着往前爬,小锄头一点点为豆角秧子翻地松土。撞见那些捣蛋的小赖皮便连根拔起,远远地打发到砖地上去晒太阳了。每日天一放亮,父亲便站在篱笆边,背着手,叼着老旱烟,猫着腰,看东看西,细细打量着自己满园子的宝贝。老父亲总是闲不下来,天天转悠着老想找点事干。手里抓着活儿,他方才觉得日子过得有着落,觉睡得踏实。跨过了五月,雨便更勤了,庄稼便疯长了起来。老父亲的心飞到了他的五亩薄田上去了。牵牛花们终于逮到机会,大口大口地吮吸着晨露,吐出了一层层紫色的小喇叭,敞开了胆子撒欢儿似地在篱笆上耍闹。父亲日日累得筋疲力尽,再也不去为难它们了。有时还会掐下一朵别在我的耳边,然后背着手,叼着老旱烟,笑呵呵地看着我像地里的庄稼一样,贴着地皮一天天疯长。秋风就是把神奇的大扫帚。一扫,便扫开了篱笆上的浓浓绿意。又一扫,又扫来了一园子的秋黄。红高粱们早早地趴在了墙头上,晒着太阳看热闹。篱笆里圈的是半园子不知羞臊的苞米娃子。光着屁股,扯着一两叶白兜肚,扎着堆你拥我挤。篱笆成了那些苞米娃子们的游乐场了。家雀儿们半眯着眼睛,似是看惯般,自顾自地在篱笆上梳洗打扮。那些雀们眼尖,一愣神儿,腾地一声振翅高飞了。大概是发现了白露种下的羊角葱,秋绿已快溢出了葱畦了。羊角葱们是秋日篱笆里的最后一抹秋绿。明年春雷一起,它们定也要早早跑出来,先在菜园子里涂上第一笔春绿。父亲背着手,叼着老旱烟,猫着腰,笑眯眯地细数着他这一篱笆的收成。篱笆在父亲看来是有生命的,父亲年年要种篱笆。它们积年累月的就把根都扎进了父亲的血管中。种上一茬篱笆,日子就在老父亲的脸上刻下了一道皱纹,叽里轱辘地就又是一年喽。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