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网!

我们的田野

说说 时间:2020-08-17 08:25:54

朋友发了一张题为《春江水暖菜花黄》的照片在网上。才早春二月,这一年一度的油菜花季未免来得太早了吧,我周围有一群“花痴”,约好是一个月后去徽州的呀,如此无节制地开放下去,到时岂不是“绿肥黄瘦”?其实,徽州的春天往往来得很早。最先变化的是寒凛彻骨的风不经意中变得轻盈温柔,你突然觉得可以伸直腰杆兜迎着它并乐意接受它的摩抚。植物比我们敏感,细细地看村头那一片杨树,尽管秃枝干杈,但挺拔的干躯上已悄悄泛出了淡淡的青晕,如同少女的羞涩;屋前的柳树抽发出长长的柔软的枝条,上面萌出米粒般大小鹅黄色的点点。动物则用肢体语言表达着内心的喜悦,“春江水暖鸭先知”,它们成群结队地在大大小小的河里嬉水、扑通,很张扬地呱呱叫。低调的是蚯蚓四脚蛇之类,地气催醒冬眠,瞒隐着我们,又在忙乎什么呢?一年中,这样的节气很诱惑人的,生物钟也在唤醒你切莫宅着,错过了春风一度,辜负了桃红柳绿。不要去那些个名声很响亮的地方,那如织的人流往往会让你兴味索然。深山有俊鸟,那些藏在大山褶皱里,在1:400000之一的地图上才能找到的小村庄,才是真正流连忘返的地方。或者咨询一下那里堪称“土地”的人物:此去何处最相宜?他们深受徽文化的熏陶,学养相当,且真挚地热爱自己的家乡,会开列出一个长长的系列给你的:歙县的石潭、金川、绩溪的家朋,休宁的梓乌、右龙、黟县的美溪、柯村,祁门的渚口、倒湖……最好自驾,骑自行车也可以,出门不要设定明确的方向路线,随心所欲地跑。若是中老年的朋友,可带一张诸如《我们的田野》之类的碟片,到了一个值得发呆的地方,放一段童年时代的音乐,立马有庄周梦蝶之感。在徽州,只要离城十里,举目皆是风景。乡间的柏油路蜿蜒如蛇,粉墙黑瓦的村落,潺潺的流水,泛青的溪滩,若细雨潇潇,则宛如在淡淡洇开的水墨长卷中行走。一头牛慢吞吞地走进画面,牛背上已无横吹短笛的牧童;一只白鹭扑扑地飞来,单腿独立其上,丝纹不动。小溪绕村而过,有几个不知是哪年留下的水埠头,残缺不全地半伸到水中。石头是质地坚硬的青石,平整如砥,多少年的涤洗捶打,愈显光滑洁净,纹理可鉴。水很清澈,稍有动静,成群的小鱼便不请自来,聚散依依,要想逮住它们则是徒劳的。不时地有落瓣的桃花顺水飘来,红的白的在水埠头边打旋,流连忘返。一条两头尖尖小船在水埠头的不远处泊着,孤独、安静。它的主人恐怕已多少年没有眷顾它了,苔藓遍布船身,桨剩下半截,一件蓑衣已松散的不成样子,扔在渗水的舱里。沿水埠头石阶拾级而上,有一户人家掩在竹林后,门扉紧闭,雪白的梨花团簇着从院墙探出头来。好雨滋润,几畦蔬菜青春水灵,毛笋已拱出土表,拔节向上;山坡上的野蕨菜也正当发作壮茁之时,绝对的生态食品。唾手可得且不要交任何费用。阳光是笔,只有有两三个好日头的晴天,便可描绘出一个流金溢彩的世界,油菜花当然成为春天田野里无可争议的主角。它不属于平原地带恣意汪洋铺天盖地的那种,总是恰到好处地把自己镶嵌在青绿色之中,有时也不妨把一条晶亮的小河作为自己栏沿框边。在一块块多层次不规则的土地里昂首怒放,就有了极强的韵律与动感,与老屋斑驳的马头墙相得益彰。招蜂引蝶是必然的,蜜蜂嗡嗡,彩蝶飞飞,包括那些慕名而来、端着短炮长枪、忙得不亦乐乎的摄影发烧友们。置身其中,始而舒坦,然后眩晕,视觉与嗅觉的享受是全方位的。除了陶醉,很难有第二种感觉。能与油菜花媲美斗艳的当为映山红。后者长在山上,四月份一旦开放起来,气势很恢宏野性,如同漫山燃起了烈焰。紫色白色的也有,与淳朴的红色比,多少显得有些娆艳。若能在农家寻得一个老旧的陶罐,折一大把映山红,用山里的清水养着,也是情趣事一桩。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