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网!

关于母亲的一截时光

说说 时间:2020-09-10 09:29:18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每当读到孟郊的这首《游子吟》,我就会泪如雨下,怀想起远在家乡的母亲。 母亲出生于一个贫穷的农村家庭。在外公外婆生养的五个孩子中,她最年长,并且是唯一的女孩子。中国人受长期的封建思想影响,普遍存在重男轻女观念。虽然我的外公外婆是两位和善的长辈,在日常生活中也没有过多地流露出这种观念,但是家里许多的活儿,还是理所当然地交给了母亲。 每天,母亲一大早便起床,洗米煮饭,洗菜炒菜。等从地里干活回来的外公外婆最后用过早餐后,她又得把一切收拾干净,然后到田野里去割猪草牛草。到了十点钟左右,她再从田野里匆匆赶回来洗米煮饭,去屋旁的菜园里摘菜。当菜摘弄清洗妥当,她便开始集中心思炒菜,赶紧为家人准备午餐。饭后她照旧把一切收拾干净,之后她还得去村旁的小河边为一家人浣洗衣服。忙到四点左右,又必须赶紧回来洗米煮饭,摘菜炒菜。晚饭后,把一切收拾干净的任务,自然又专属于她了。有时弟弟们的衣服破了,她还得就着昏暗的灯光,赶紧给他们缝缝补补…… 这样的日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她几乎没有时间跟年龄相仿的孩子去玩耍。每每望着那一群群尽情欢笑、热烈奔跑的孩子,母亲多想立马加入到他们的队伍之中去,好好体验一下玩耍所带来的乐趣。可是眼前一堆紧接一堆的活儿,令她不得不一次又一次伤然却步…… 可以说,母亲的童年、青少年生活,都是在艰苦之中度过的。她那原应光滑细嫩的双手,长出了一层厚厚的老茧,恍若上了年岁的农人。冬天一到,手指经常冻得皲裂,一道又一道的鲜血,从裂开的口子里流了出来,让人看着不由潸然落泪。在我很小的时候,每当母亲给我讲述这段辛酸的经历时,我都会听得泪流满面,并且心底暗暗发誓,将来一定要认真工作,努力赚钱,让母亲拥有一个安详的晚年。 尽管如此,母亲到了十八岁时,依然出落得一朵花似的。1米62的身高,五官端正俊俏,身材苗条秀美,引得同村的小伙频频抛眉弄眼。当时村里有个小伙,长得人高马大,标标致致的,家里也很殷实。他主动央求他的父母,来我外公外婆家提亲。外公外婆那会有点动心了。可母亲却死活不肯。她对我外公外婆说,她只想多干点活,减轻一下他们的负担,给自己的弟弟们营造一个相对温馨幸福的家…… 当然,母亲之所以不同意这门亲事,也因为在一次短暂的外出做事时,她认识了我的父亲。当时,两人可以说是一见钟情。我至今都纳闷,我的父亲身材矮小,身体不健壮,家里也不那么殷实,母亲怎么会看上他呢?看来,是“姻缘”让我的父亲走了一次桃花运。 后经一番波折,母亲总算如愿以偿地嫁给了我的父亲。为了让困窘的家里变得殷实一点,以便全家能过上好一点的生活,我的父亲最终把锄头撂置一边,忍着家人分别的苦痛,随祖父去外地经营皮革生意去了。由于他们长年在外奔波,在家呆的时间极少极少,家里的一切家务活,自然全靠母亲一个人来承担打理了。 记忆里,母亲每天都是早早地就给我们兄弟姐妹三人准备好了早饭。等我们一一吃完,背着书包上学去了之后,她便迅速地扒了碗饭,然后收拾碗筷,关上屋门,扛着农具就去田里干活。修葺田埂,锄去杂花杂草,翻弄捣烂田土,给农作物施肥、喷洒农药……到了中午时分,她便赶紧从田里跑了回来,一边煮饭一边炒菜,匆匆忙忙地为放学归来的我们准备午餐。等我们吃饱饭,活蹦乱跳地朝学校跑去时,她又匆匆地扒了碗饭,然后收拾碗筷,关上屋门,扛着农具回到了田里,一直忙碌到天色暗下来才回来。在她的精心劳作之下,一垄又一垄的田,被码得整整齐齐的,像一排排英武的战士。满田的庄稼,也很争气,长得绿油油的,可爱得像一个个小姑娘。最后的收成,也总比别人家的要好上许多。我们时常能从村民的嘴里,听到他们对母亲的夸赞之词。 晚饭,相对来说悠闲了许多。因为我们不用再去上学了,晚点吃没关系。通常我们都是边做作业边等着母亲回来。等她一回到家,我们的作业基本上也都做完了。这时,我们就会紧挨着母亲蹲下,尽能力地帮衬一下她。比如摘摘菜、洗洗菜什么的。等一切准备就绪,母亲便开始动手炒菜了。我们时常能听到她在开炒时大声吆喝一句,雷霆一般。不知她为何会这样,问过多次,可她总是一笑置之。等菜炒好了之后,母亲就会亲切地叫唤我们上桌,并且给我们每人装好饭。有时,我们抢着自己去装饭,母亲就赶紧阻止了我们。母亲边给我们夹菜,叫我们多吃点,边跟我们谈我们的父亲,谈我们的学习,谈她对生活的想望……其乐融融。用完晚饭后,我们丢下母亲一个人,在昏暗的灯火下收拾碗筷,自己早早地睡觉去了。至于,母亲在夜里还做了些什么,我们就不得而知了。反正,每隔一段时间,母亲总会给我们一双双缝织崭新的布鞋、一件件绣得漂亮的衣服穿。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整整十年,直到我的父亲和祖父,因为皮革生意的不景气而被迫歇业在家。 在这十年里,我见证了一位美丽女人的过早老去。我亲眼看见她那洁白红润的脸庞,是怎样一步步走向蜡黄蜡黄的,我亲眼看见她那光洁的额头,是怎样一步步爬满蚯蚓般的皱纹的,我亲眼看见她那丰腴的身子,是怎样一步步走向骨瘦如柴的……每每想到这些,我的心里总是多么地难受,感觉有一把锥子在狠扎着我的心口。 歇业在家的父亲,虽然也能时常帮衬着母亲,但家里的生活却是越来越艰辛了。以前父亲在外虽然赚得不是很多,但是每月尚有余钱往家里寄。而现在,不但这没有了,而且还得从有限的积蓄里,拿出钱来维持父亲每天不少的烟酒开支。不久,姐姐又中考失利,迫使母亲给她买了一个城镇户口,被勉强安排在县里一家企业上班。随后,我也遭遇中考的“滑铁卢”,又迫使母亲给我买了上重点高中的学籍。这样一折腾下来,整个家就彻底陷入了困境。 从此,生活的餐桌上,不是吃自家种的黄豆,就是吃自家腌制的干萝卜,肉几乎一月也吃不上一回。我和妹妹,经常熬得哇哇叫。母亲看见眼里,疼在心里。我多次看到她一个人在房里,偷偷地抹着眼泪。抹完泪后,她又不得不扛着沉重的锄头去田里拼命干活。她多想让这个家,能够一天比一天好起来啊……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