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网!

漫漫西口路――左云

说说 时间:2020-09-10 09:29:10

因为在新荣走访游览得胜堡,去右玉就直接走北线,没走大同至左云的“西口路。”眼下走的正是紧靠长城南面的支线,可以领略左云独有的风采。 头脑中储存的和眼前看到的,历史与现实纷繁复杂。极力想理出头绪。 北方是阴山余脉,如灰褐色起伏的巨大屏障从东到西延伸去。高大的摩天岭如一本厚重的史书,蕴含了太多的内容。仅北魏时期,就以圣地王陵风水宝地展示在世人面前。除冯太后“永固陵”在大同方山外,道武帝拓跋?至孝文帝拓跋宏六位皇帝、后妃以及刘蠡升国都帝妃们的陵墓都在摩天岭上,高大土冢将北魏天兴元年由盛乐迁来至太和18年南迁洛阳近百年帝都辉煌“封土定论”。 再往北,是内蒙古凉城县与和林格尔一带,同左云典型的黄土丘陵区山水相连。南面是左云川界,丘陵间十里河和元子河从西向东流过。 左云北面阴山余脉属喜马拉雅山运动产物,板块碰撞出两山夹河川和复合型丹霞地貌。东南、西北高,中间低。川滩丘陵山地层次分布,地表植被五彩纷呈。虽战乱和那场愚昧的“砍伐焚烧运动”将森林毁灭殆尽,但解放后大规模植树造林,变成如今“全国绿化模范县”。 红砂崖口 按照郑少如会长推荐,韩文联系了刘志尧先生。我们在左云县政府办公楼前会见。刘先生迎接我们到他办公室。宽大的办公桌上和靠墙大书柜内全是书籍资料,沙发、地面上摆着很多文物器件。时已过午,刘先生招待我们午餐后,便驱车奔红砂崖口。 出县城从朱家窑西北前行,经过赵火色向北,地形逐渐高起。过鹊儿河至汉圪塔的五路山西南麓,开始爬山。我们一路倾听刘先生说左云,到这“大盘”古道之上,才被陡峻山势吸引,注意到了路边的山岩树林。松、柏、杨、榆、柳、桦和果类遍布山坡。此前所过之处,丘陵荒野之上,秋草枯黄,人工树林片片移动,西风吹刮黄叶飘过。 车子在逼窄的山道上盘旋向前,祁师傅紧握方向盘,专注前方。我们自然也有点紧张,少了话语。两边茂密的松杉林和灌木草坡大大松缓了我们的情绪。我的双眼通过心灵之光,扫射着褐红的山体岩石,令其微颤抖动。空气中充满松柏的气味,寒冷的西风从山腰林间掠过,仿佛自然私密的对语。一切都成为声音与影象的过程。通过它们我看见自己的精神,又从精神中遇见整个自然,人与自然和谐,表现着同一个神秘根源。 约半小时,爬上五路山顶“蹄窟岭”,当地人也叫“马蹄梁”。临近山头上,高大的涡轮风力发电机举着长大的叶片快速旋转。山风强硬,刮得我们难以驻足,浑身寒冷哆嗦。急步跟刘先生向东到山口,脚下乱石遍布,坎坷难走。面前一峰突起,刘先生说那就是当年昭君出塞登上回眸中原之地。这话题立即就驱除了寒冷之感,我掏出手机拍照,又在笔记本上记录了地理线路。举目南望,山尽头川野茫茫。朔州市司马泊――武州塞南塞口――源子河谷地――东古城逆向返南去,就是秦汉时代通塞中路之西支线路,王昭君经过几段由南而来,从红沙崖口南面古道上山。 拐入红砂崖口,是高山顶一处凹沟,两头红石岩峭壁,中间二米宽窄路,无人行走,土石填塞,怪石嶙峋,难以插足。我们一溜跟从,鱼贯慢入,晃悠趔趄。出南口,豁然开朗、东西山坡夹一道沟谷,斜伸下去,到南面的积扇台地。西山坡上,有明显古道,可见石块砌基,有的地段高约数米,坡沟以沙土筑铺。由脚下南延开去,直至山下隐匿不见。想当年修筑工程之浩大艰巨,绝非民间力量所为。 据刘志尧考察,这段古道是东西摩天岭下三圣坡拓展至此,为东西入口处。北魏时称摩天岭为“圣山”,可能就是山下有皇陵的原因,涉及到沿路的圣泉、三圣坡、三圣沟等。为运输皇陵建筑材料和棺椁,拓展出红砂岩口古道和东面的马头山古道。 蹄窟岭北面,群山连绵、苍茫如海,阴山支脉北面就是内蒙古凉城、呼和浩特、察哈尔等地。这里及东西多处塞口,是防止游牧民族南侵东犯的主要关隘。北方近处沟谷中,隐约有古村落。我仿佛看到迷朦中串连起村镇地方的古道,漂泊蜿蜒,导引走西口的人们去实现梦想。 左云到内蒙古丰镇、集宁等地必走红砂岩口、宁鲁口,合称“云西道”。之南便是雁门关――怀仁――两狼山通中原,以马道头红沙岩口连结内地与大漠,形成悠久古道。 长城?古堡?烽火台 左云北端山地,是阴山南延支脉,也是黄土高原与内蒙古高原的分界线。我们从大同向西的北线行程中,经常看到山间的长城、古堡和峰台土墩。说明其地理位置特点和文化的厚重。给人一种地老天荒、古朴雄浑。神秘迷离感觉。 最明显的就是摩天岭上古长城。其次有散落北部山地多处四个朝代五种类型的长城。如从张家场乡猪儿洼起到宁鲁口长30多公里的汉长城,从宁鲁口起沿五路山底边一直延伸到右玉县中心乡长11公里的北魏长城、也叫金陵围墙,盘筑于摩天岭山间的齐石头长城,明长城有大边与小边之分,大边从保安堡东起到三屯乡二十边出境到右玉长43公里,小边从新荣区吴施窑到黑士口与大边交汇,长4公里。在这些长城上设置了白羊、黄土、黑土、威鲁、宁鲁、红砂岩、大河、小河等塞口。摩天岭长城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长城之一,蜿蜒起伏,雄伟浑隆。与八达岭长城齐名的山西省风景名胜区。 长城上设有烽火台,也称烽堠、烽燧,每有敌情,便在台上点火为警报。左云峰火堠共145座,分为火路墩、敌楼、箭楼、马面墩台、烟岗等。还有一种其它地方罕见的汉代专用于侦查匈奴犯边的军事设施天田,20公里,从保安堡一直延伸到威鲁口。 左云还有众多城堡,如春秋时的白羊城,汉代的武州城、中塞城和市场城,北魏的榆林城,辽金时的云州城、段村的阴城,明代的左卫城、高山城,还有目前尚未确定年代的白郡城,另有五处塞口关城。其中白羊城历史久远、修筑至今约2600年历史,为中国北方最古老的与古罗马城同时期。最完整的是左云城,为明代建筑,属大同总督管辖的72座城堡中仅次于大同城为第二。还有原云中所在地的旧高山城,筑在武州塞口,扼咽喉要地。云西道和云西堡根据云中得名。榆林城遗址在过去北魏神嘉王朝都城三屯乡大河口村南。 卫城之外,还有军事作战前沿指挥所的军堡,与卫城共同组成军事防御体系。《山西通志》记明王朝建立后,大同为天下九大镇中最关键要冲,而大同镇四道中云西道最紧要,就修筑了左卫、右卫城和高山、威远城。围绕左卫高山城之北筑破鲁、灭鲁、威鲁、宁鲁四堡;围绕右卫威远城北筑杀胡、破胡、残胡、败胡四堡;在四城中线筑云冈、云西、云阳、云石四堡。以后又增筑堡寨64个。现存有助马、拒门、宏肆、保安、灭鲁、威鲁、宁鲁、破鲁、云西、三屯等十几个,其中宁鲁堡最大,围长1.35里,仅次于杀胡口。 上述之外,组成长城重要设施的还有关、关城、城垛、马面、空心墩台,睥?、雉堞、马道、敌楼、战棚、羊马墙、陷马坑等遗迹。其次还有很多古道口,如红砂岩口、小河口、大河口、武州塞口、大峪口、红羊峪口、千家峪口等。之间有藏兵、器件的洞窟、内凿水井,洞深3―5公里,高大宽敞,有的还分上下两层,可于兵荒马乱之时藏兵养马,屯集物资等备战所用。 文化历史底蕴 左云商周时属冀州北部地区。春秋时期,北狄“白羊部落”游牧于此,在武州水畔建筑白羊城,为所管辖区域方圆百多里的指挥中心和上层居住地,范围包括大同市北的白登山一带,是塞上最早的古城。战国时期,赵武灵王占据为武州塞。秦代统属雁门郡。西汉时设县,在加强白羊古城同时又筑起武州城,以抗御匈奴。晋永嘉四年归代国。北魏时隶属桓州(大同),为京都平城畿内之地。唐贞观年间,为云州定襄县。五代属后唐,隶河东道。清泰三年,叛将河东节度使石敬塘割燕云16州给契丹、归附辽地。元朝为河东山西道大同路。明王朝初建时,因大同城尚未修缮,白羊城驻大同都卫,成为山西行都指挥使驻地,管辖范围东到居庸关,西至偏关老牛湾东岸,南抵雁门关,北达丰州滩(呼和浩特一带)。清代,云冈以西包括大同市南郊区一直属左云行政地界,民国十六年废道后,直属山西省。1949年10月划归察哈尔省雁北专署,三年后撤察哈尔省属山西省雁北专区,大同兴荣区为左云辖区。1993年雁北地区与大同市合并,左云属大同市。 由上可知,左云因地理形势,成为几代王朝依托的军事防御前沿重地。阴山支脉屏据北端,为黄土高原与内蒙古高原连接处,自然也成为草原游牧民族与农耕民族的交界敏锐区域,两种文化于此碰撞交融演化。特别是明清时代,口里的晋、陕、冀等地人民迁陟流动,多民族往来影响,多元文化汇聚融合,形成以汉文化为主,各民族文化互融而又独特的文化形态和民俗习惯。 左云的历史文化积淀,结出丰富的文化艺术果实,在山西119个县区作家群独占鳌头,《左云文艺》与《左云文史》如两颗文化明珠闪亮发光。文旅事业欣欣向荣。睡佛寺依石穴筑木构挂面,与石窟连体出檐,独具特色;保安堡汉墓群、烽火台、古堡遗址,以及地藏王菩萨庙、临摹《水陆镇》壁画等;月华池据长城为袖珍小城;威鲁堡居高临下,彰显蒙汉贸易茶马互市;楞严寺飞檐重叠,丹壁交辉,气势宏伟,又新建广场、公园、景台、戏楼等,为塞上胜景;十里河生态防护林带与文化博览区,花溪景观交相生辉,双塔插云,青松红叶、百花纷呈,万紫嫣红;东山森林公园集健身、休闲、观赏、娱乐为佳境;五路山生态旅游区峰峦连绵、泉流潺鸣、野生动物活动其间,显大自然妙趣真迹;还有白烟敦庙、古城墓群、白羊古城、边塞古杨等古迹胜境;加之全县大搞植树造林,美不胜收。 只有当我们身临其中,一些特定景观才能通过最基本的视觉触觉给我们强烈感受印象。还有一些景观,即便我们离开了现场也会跟随我们长期留存记忆之中。有的虽然从现实中消失,仍然以生动形象浮现在眼前。 三晋与边塞文化研究会 以前就听说过“三晋文化研究会”,刘志尧同志牵头做了大量工作,与包头“西口文化研究会”经常进行学术交流。刘志尧在担任左云文联主席期间,就注重挖掘整理、弘扬本土文化。根据左云文化发展,大力开展和举办各种文化活动、努力培养各类文艺人才。 2013年冬季,刘志尧带领会员用二个月时间对大同、左云一线重要军事设施72城堡进行考察,写出40万字笔记。4年后受中国社科院历史研究所委托,编为25万字的《大同长城》,由中国科学出版社出版。 这是他通过考察全国各地长城作比较研究后的成果。提出左云有七个朝代长城的论断。并论证了天田、榆塞、羊马墙、烽火台墩堡等二十多种长城附属设施的名称、功能、建筑年代等,发表数十篇论文;考证了十多座城址,挖掘整理编印史料书籍30余本,拓碑200余通。 他沿长城跋山涉水,考证了穆天子、秦始皇西巡,苏武归汉,昭君出塞、拓跋?南迁,杨家将抗辽,戚继光修边,康熙远征等活动路径遗迹遗址。并受邀参加多地及全国性学术研讨会,多篇论文获奖,推动了左云文化、长城文化与各地区文化的交流互动。 同时,他对金陵、汉墓、契丹墓及恐龙发掘地遗址等进行探讨,与学者专家、农民、矿工、僧尼、神父广泛访谈,提出很多独到见解。 退休后担任左云长城保护研究会会长,对长城下八台村哥特式教堂考证研究,认为教堂是大同通往欧洲茶马、茶驼古道的产物,建于1876年,在教难事件中被破坏,1914年重建,属梵蒂冈教皇处备案的圣地之一(全国仅七处)。 他的工作,与自然人文景观密切联系,特别是自然的参与,自然的力量色彩变化,对历史文化发展进程的影响和制约直截了当地实现在历史生活的表象和深层。由于他的出色工作,先后被吸收为中国魏晋南北朝史学会员,中国长城学会会员,中国民族学学会昭君文化研究分会常务理事,三晋文化研究会理事,山西作协会员,中国游记名家联盟成员等,出版史学论著游记等11本书。约300余万字。 他从事领导的上述一系列活动,大部分凝聚在他创办的《左云文史》和主编的《左云文艺》等刊物。另外收集整理左云史料、人物、石刻等多种书籍资料。被评为“山西长城保护研究十大杰出人物之一”。 在他办公室告别时,刘志尧先生赠送我们《神州行吟》、《尧游华夏》、《奥秘新说》、《目击美利坚》、《行囊诵声》、《左云文史》等书刊。可知他的游历学识和文字积累。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