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网!

恐龙之乡是我家

诗句 时间:2020-09-10 09:29:20

我的家乡在豫西乡村,与县城隔着一个坡、两道岭、三条河。  五叔曾不止一次说:“咱这穷乡僻壤,要啥没啥的,谁会跟咱!”在他眼中,穷乡僻壤是家乡的代名词。话说多就应验了,五叔一直都打着光棍。  村子的东西各有一个山坡,东边的叫东坡,西边的叫鏊子岭。想想都好奇,一个山坡,却拿烙馍的“鏊子”当名字,个中却有个“天大”的秘密:鏊子里边是个大水潭,水非常旺,是三根金柱顶着三个角,才使其形状像鏊子。我对这个传说深信不疑。顺村边的小河往上走,源头就在鏊子岭的山脚下。且不说潭里有没有宝贝,也不说那三根金柱价值几何,仅那潭水就给乡亲们带来无尽的福祉,饮用、清洗、灌溉……  鏊子岭上青石多,方圆数里人家盖房时砌地基、垒墙,都到这里起石头。那年,邻村的表叔盖房要用石头,便请父亲帮忙,我跟着去玩时摔破了手。血流不止,疼痛难忍,我大哭起来。父亲束手无策,表叔却拿出一截“白石头”,用小刀刮些白粉按在伤口上,血立刻不流了。不仅我感到神奇,父亲也问表叔拿的是什么。  “龙骨,咱那儿地里多着哩,是中药材,能止血。”龙骨?是不是龙的骨头?咱这儿有龙?这些问题,表叔答不了,他只知道那是动物的骨头。  后来去表叔家的地里,只见田埂边、耕地里,都呈红褐色,一些形状大小不一的石块,或堆砌成田埂,或裸露于田间地头。那些石头与鏊子岭上的青石虽然不一样,却也看不出有何特别处。表叔说,能看见的大部分是石头,也有龙骨,很少,需要仔细辨认。大部分龙骨在土表下面,要刨寻。父亲走南闯北,见多识广,他认定“一般的动物骨头是不可能止血治病的”。在父亲看来,龙是天上的神,这种神奇的骨头,理所当然地被叫作龙骨了。  不管说法对不对,家里自此也有了龙骨,无论是谁磕伤、碰伤流血了,龙骨就派上了用场。  2007年的时候,我虽然已参加工作多年,但对家乡的龙骨仍念念不忘。有一天读报时,“河南发现亚洲最高、最重恐龙”的消息吸引了我,而发现地竟是我的家乡。原来,表叔他们在红色土层中采集的中药材,经科研人员勘查后得出结论——龙骨实为恐龙化石。  之后,我密切关注着关于家乡恐龙的消息:“汝阳黄河巨龙是亚洲体腔最大的恐龙”“洛阳中原龙推翻了中国无结节龙的结论”“填补了我国晚白垩纪早期恐龙研究上的空白”“有六种以上的恐龙存在,是一个密集分布的恐龙化石群”……这些消息,每每读来,都震撼着我这个游子的心。“这是个伟大的发现!河南将成为全球研究恐龙的很有价值的地方。”研究恐龙的德国知名专家大卫·宏的话,更是让我倍感自豪!  恐龙的发现,打破了乡亲们平静的生活,一时间,街头巷尾,恐龙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主要话题。“听说又挖出来了大恐龙,比原先那个‘亚洲王’还大,相当于十头大象的重量。”“听说县里要建恐龙博物馆,把大恐龙原地保护起来呢!”虽然都是听说,但说者有根有据,听者兴趣盎然,恐龙地质公园也在乡亲们的议论中建了起来。  时光荏苒,转眼已过十年。昔日的穷乡僻壤,如今已大变模样,水泥路村村通早已实现,民居全是一排排整齐的小楼房,高速路穿境而过,下了高速,便是家乡。宽阔的恐龙大道自高速路口直达恐龙博物馆,馆外的停车场上每天都停放着各式车辆,游人络绎不绝,馆内馆外熙熙攘攘。  家乡早已被命名为“中国恐龙之乡”,恐龙地质公园在不久前又获批为国家级地质公园。我做梦也没有想到,我的家乡,竟是亿万年前“世界霸主”的故乡。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