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网!

母亲的冬天

签名 时间:2020-09-10 09:29:11

冬天对于庄稼人来说应该是清闲季节,但对母亲来说,是又一个忙碌的季节,因为瘦弱的母亲不但是一个庄稼人,还是一个家庭主妇。  鸡叫头遍的时候,母亲就轻轻地起床,准备一家人的早饭,还要给猪、鸡准备吃的,用的白菜是头天从地里扒出来的,外面的菜叶上还带着冰,用手一碰,冰冷刺骨。  如果天气晴好,她就要洗衣服,一家人的脏衣服都要她来洗,屋檐下的冰柱子一尺多长。母亲只有忍着刺骨的冰水,直到手冻麻木了,才把手伸到腋窝处暖一下,稍有知觉,赶紧接着洗。  母亲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活儿不会找人,只有人去找活儿”。下午,母亲要给把猪圈的粪清理出来,装到架子车上,拉到麦地里去。这是力气活儿,特别是往堤外的地里拉,还要翻过高高的河堤。可父亲在外地工作,这活儿只能母亲干。尽管是冬天,猪粪还是隔很远就能闻见臭味。  母亲吃过晚饭,还要给我们缝制棉衣。她把针和线举到昏黄的电灯下,眯着眼睛艰难地缝着,有时手冷了互相搓一下或放在嘴里哈一口热气,就继续做。母亲从来不往人多的地方去,说人多的地方说话多,太耽误干活儿。母亲也不让我们帮忙,怕影响我们学习。除了一日三餐和干不完的家务,母亲有时还要去浇麦地,轮到白天还好说,但有时会轮到晚上。凄冷空旷的田野上,母亲孤身一人,在手电筒微弱的灯光下浇地,只有远处的水泵转动的声音,偶有不知名的夜鸟飞过,惊起一身冷汗。  遇到镇里集会的日子,母亲还要走一个多小时去赶集,把积攒的鸡蛋卖掉,再买些生活用品。平时,母亲要拾柴火,要伺奉公婆,要把厕所的屎尿挑到地里,还要……总之,在我的印象中,母亲从来就没有停下来歇一歇的时候,她像一个陀螺,从未停下来,转得稍微慢了些,就会被“鞭子”抽一下,而“鞭子”就是母亲要强的性格和让全家人更好生活的决心。  冬天年年有,想躲也躲不掉。一年又一年,母亲在艰难中把她的六个子女养大成人,成家立业,又帮着子女带大了她的孙辈。如今,母亲八十多岁了,跟我们住在了城里。家里有暖气,母亲很少出门,也没什么事可做,就常和我们说起以前的冬天,感慨着现在的人可真享福!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