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网!

家居洛水之滨

签名 时间:2020-09-10 09:29:01

临水而居,不啻上佳的选择。我移居西苑桥北14年了,这里紧傍洛河,常闻水声汩汩,心地也仿佛淘漉得渐趋纯净。  此地,道路宽敞而幽径逶迤,人声喧嚷而饶有静谧;楼厦比肩而空间恢弘,秋冬肃杀而不乏碧绿。这些且不谈,单说这一河碧水和十里洛浦,就足以使人陶醉。无论春夏秋冬,不拘阴晴圆缺,只要你来到这流水汤汤的河畔,赏“秋风萧瑟,洪波涌起”之意境、“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之神姿,看杨柳依依,游船穿梭,双桥倒影,水鸟嬉戏,不由你不心旷神怡。  洛河是洛阳的母亲河,她让辈辈河洛人生出无限的爱恋。据考证,她发源于东秦岭华山东南麓的木岔沟,昔时水势汹涌,自山间奔涌而出,见证了太多古都兴衰交替的辉煌与落寞,也承载了代代河洛儿女建功立业的志向。古人有诗云:“神龟方锡瑞,绿字重来臻。”讴歌洛龟负书给中华民族带来了光明,这是河洛的祥瑞和无可比拟的荣耀。  多少年来,骚人墨客探寻洛水源头,无不惊异于她的神秘莫测。在秦岭半山腰,生猛地喷泻出一股清泉,飞溅怒坠,叩击得空谷轰鸣,乱石狼吼。龙潭谷内青山碧绕,翠浪重叠,一派绿色汪洋;那流泉清凌凌,碧汪汪,清澈见底,明镜鉴人。文人学士目睹这有声诗、立体画、浩气歌,不能不生发仰慕与崇敬之情,回眸洛河沿岸的历史人文沧桑,足以佐证河洛文化的源远流长。  洛人爱洛水,洛河是家园。或许是命运使然,我一生都在无意识地与洛河比邻而居。幼时居老城关外,洛浦侧畔,南关水陆码头左近,目睹了洛河的温柔与狂虐。  平日的洛河,清澈而娴静,沿北堤两三丈宽的清流,中间是大片的沙滩,生长着成片的野蒿、白茅等。放学后闲暇无聊,小伙伴们就相约前往,涉水而过,到荒滩上挖茅草根,那粗粗壮壮的白茅,嚼起来甜甜的,正好给半大小子充饥。闹得好了,还能捉鱼虾、螃蟹之类,那就算是开洋荤了。  洛河也有暴怒的时候。雨量充沛之时,上游发大水,滚滚浪涛一泻而下,观之令人不寒而栗。那时,堤坝没有这般宽阔,亦没有这般雄伟,眼看高耸的浪头越过堤面,邻近的市民吓得拉起箱子细软匆匆而逃。幸而政府决策彻底治理水患,洛河从此成为驯服的良马。  家居洛水之滨,饱览无限清新。“嵩岳不墨千秋画,洛水无弦万古琴。”早早晚晚,出门即览洛浦秀色,俯首便是碧波荡漾。暮色苍茫时分,沿河抬望眼,但见“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之绮丽,始信“长河落日圆”绝非面壁虚构。  沿河观社会,变化的是时光,不变的是灵魂。洛河,你是中州大地之母,我是河洛之赤子;你一路奔腾咆哮,我一路甘守淡泊。  老母亲没有读过多少书,她在世时曾执着地认为:水是生命之源,河是灵秀之渊。临水而居,人才能活得瓷实而润泽,才能免除目光短浅的浮躁与戾气。她还说,南国人亲水,他们往往骨骼清奇,思维清晰,是以才子辈出。我那颇有远见的老母亲啊,是您坚持要临洛水而居,命我兄弟临河迁移,不离故园,才有这长年顾盼的一河清清和洛浦翠绿。我永远想念老母亲,我永远珍爱我的母亲河。

推荐内容